第三百四十八章终于知道他为何关机(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3 书名:《我亲爱的骆先生》    [完本] 2018-08-05
A A A A x
b B
    “没事儿,你走吧,我自己回去。”我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一点脾气。

    骆向东却说:“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我知道他的性格,今天我要是不把话说明白,他非得刨根问底。

    暗自叹了口气,我出声道:“你知道伊扬跟一个叫何熹乐的在一起吧?”

    骆向东很快便反应过来:“何熹乐找你麻烦了?”

    我说:“你帮我把门口的死老鼠拿走吧,我害怕,不敢回家。”

    骆向东顿时面色阴沉,我很快道:“你不用去找何熹乐,她也是替伊扬出气,算了。”

    我担心骆向东的行事风格,像是岄州的那一次,把人家弄得倾家荡产,我自问除了惊吓一点之外又没受伤,没必要做的这么绝。

    骆向东沉默片刻之后,出声说:“走吧,我送你去酒店。”

    我说:“不用了,你帮我把死老鼠拿走,我回去住。”

    骆向东却坚持说:“你一个人住这里也不安全,还是去酒店住一晚,我明天叫你帮你收拾。”

    我说了好几次叫他帮我一下就好,可骆向东总是要绕开话题。我抬眼盯着他的脸,脑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

    “你也怕死老鼠吗?”

    骆向东闻言睨着我,眼中的神情分明就是想否认但又怕我真的叫他去拿,所以愣是权衡了几秒之后,这才出声回我:“我嫌恶心。”

    嗐,说来说去,还不是跟我一样的怕。

    骆向东见我嫌弃的别开视线,他开口道:“别犟了,去酒店住一晚,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

    纪贯新不在夜城,半宿半夜我也没处去,只得出门上了骆向东的车。坐上他车的刹那,我心底还是感慨的,什么叫物是人非?什么叫沧海桑田?

    车上,我俩都不说话,静谧的车内让我有些紧张不安。不知道过了多久,还是骆向东先开了口,他出声说:“纪贯新不在夜城,你有事给我打电话。”

    顿了一秒,还不待我接话,他又补了一句:“你叫我一声哥,我没理由不帮你。”

    这一句话,让我心酸的眉头轻蹙。

    骆向东开车载我去到距离旅行社最近的一家五星酒店,他把车停在路边的时候,我一边解安全带一边说:“你不用下去了,我自己进去就行。”

    骆向东说:“我送你到门口。”

    说完,他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迈了下去。

    我俩一起往酒店大门口走,因为酒店门前是一块儿广场,所以距离还有些远。走了差不多一分多钟的样子,酒店门口已经到了。

    骆向东果然没有跟进去,他只是停下脚步,对我说:“以后小心点儿。”

    我点点头,转身往里面走。

    在酒店住了一晚,第二天去旅行社的时候,社内的人全都知道我被别人泼油漆扔死老鼠的事儿。

    许一凡特地没跟团走,就是为了等我。我俩站在茶水间里面,许一凡盯着我问:“子衿,怎么回事儿?谁这么缺德啊?”

    我还穿着昨天来上班时的那套衣服,闻言,瘪嘴回道:“最近就何熹乐一个人警告过我。”

    许一凡眉头一簇,马上道:“你怎么得罪她了?”

    我抿唇不语,许一凡则直接跳过这个话题,出声说:“不管怎么样,她这属于恶意的恐吓和扰乱你正常生活了,你可以去警察局备案调查她。”

    我说:“吕聪不说她是冠美的千金嘛,既然她敢做,就一定不会留下证据,我去警察局也是白报案。”

    许一凡叹了口气,然后说:“这也是,那帮穿制服的全都是替有钱人办事儿的。”

    说完之后,他又问我:“那你现在的人身安全都有问题啊,打算怎么办?”

    我昨晚在酒店里面想了一夜:“我换个地方,搬出去住,省的有人过来宿舍这边闹得鸡犬不惊,还影响同事。”

    “一凡哥,对不住了啊。”

    许一凡很敞亮的说:“嗐,说这个干嘛,我就是担心你一个女孩子遇到这种事儿……”

    说到一半,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所以定睛问我:“对了,你男朋友呢?你之前说他去加拿大看亲戚,这都走了多长时间了,怎么还没回来?”

    我说:“他二嫂难产,现在母子都在加护病房呢,他得留在那边陪一阵儿。”

    许一凡‘哦’了一声,然后说:“要是你男朋友在就好了,你干脆搬到他那里去住。他那么有钱,住的地方一般人进不去,也安全一些。”

    想到纪贯新,我忽然又记起他昨晚手机关机的事儿。跟许一凡聊完之后,我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处。我桌子上放着个文件快递,经过昨晚的事情,我生怕又是何熹乐叫人送来吓唬我的东西,所以叫了许一凡过来帮我拆。

    许一凡伸手拿起快递,捏了捏,然后说:“别怕,这么小的袋子装不了什么东西。”

    说罢,他当着我的面撕开封条,然后伸手掏出一沓东西。

    “是照片。”许一凡说话间很自然的低头看了一眼,见他脸色一变,我紧张的问道:“什么照片?”

    许一凡脸色更差了,第一反应就是将照片有图的一面背着我,然后说:“啊,没什么,就是一些恶作剧的照片,我拿走了。”

    也许男人永远都不懂,他们自以为是的谎言在女人眼中看起来特别可笑。我几乎在他撒谎的零点零一秒就可以判断,照片上的内容不是他说的那么简单。

    所以我马上从椅子上站起身,一手拽着他的胳膊,另一手去拿照片。

    “子衿,你别看……”

    他抢不过我,我从他手上夺过那沓照片,定睛一看。

    心底顿时咯噔一下,像是被人给生生的提了起来。

    我终于知道许一凡为什么这么紧张的不给我看,倒不是照片上的图像多么吓人,对,不仅不吓人,而且很漂亮。

    我不知道该用何种表情去面对我眼前看到的。

    照片中拍摄的人是一男一女,男的穿着浅色系的高领粗线毛衣,下身浅色休闲裤;女人跟他穿着颜色跟款式都差不多的毛衣,站在他旁边。他们一起从酒店里面出来,而酒店的名字:东京酒店。

    许一凡就站在我身边,我面无表情,而他则如热锅上的蚂蚁,大有一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架势。因为照片中的男人,是纪贯新。

    站在他身旁的女人,是周梦怡。

    看完第一张照片之后,我又淡定的倒手往下翻。照片是被人用长焦镜头从远处拍摄的,看样子是偷拍。

    画面中的两人共同出现在酒店,餐厅,书店,甚至是充满樱花的公园里。

    从第一张照片的酒店我就知道,这里是日本。照片的背景充斥着日本的文化色彩,而纪贯新告诉我……他在加拿大,在等他二嫂出院。

    我一言不发的看完了不下三四十张的照片,许一凡终是忍不住,喉结一动,小心翼翼的说:“子衿……你别生气。”

    我忽然抬起头来,勾起唇角对许一凡说:“没事儿,照片里的女人是他妹妹。”

    许一凡看我的眼神,明显的不相信,可又生怕刺激到我,所以不得不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连声道:“你看,我就说嘛,不可能的事儿……”

    我心疼他装的累,所以淡定的说:“一凡哥,你去忙吧,我给他打个电话。”

    “哎,好,你们打电话吧,有话好好说啊。”

    许一凡劝了我两句之后,一溜烟的跑远了。

    我拿着手机进了洗手间,确定里面没人,这才沉着脸打给纪贯新。

    “对不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