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原来他是……(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7 书名:《我亲爱的骆先生》    [完本] 2018-08-05
A A A A x
b B
    我一直在门口站着,因为机场的急救中心也不是时时刻刻都能派上用场,所以纪贯新被推进来这一幕,引来好多待机的乘客前来围观。

    我的一颗心本就如热锅上的蚂蚁,加之好些人围在不远处窃窃私语面带狐疑,我更是攒着一股怒火,几乎是一触即发。

    如果说唯一让我心里稍稍安慰的,就是120赶来的速度出奇的快,好像不到二十分钟。

    当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跟护士推着病床车出现在机场的时候,更多的人围了上来。

    我跟着医生和护士进到纪贯新所在的房间,纪贯新平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眼睛却是微微睁开的。

    我挤开身前挡着的人,来到纪贯新面前,垂着视线看着他,紧张的问:“纪贯新,你怎么样了?你到底是哪里不舒服?”

    纪贯新抿着好看的唇瓣,他似是很努力地想要冲我微笑,可唇角只是微微一动,始终做不出笑的弧度来。

    几名医生跟护士拍着我的手臂,出声说:“小姐,麻烦让一让,我们要把患者抬走。”

    我握了下纪贯新的手,强忍着眼泪,出声说:“你别怕,我陪你。”

    记挂新被四五个人合力抬上车,然后推着车往机场外面走。

    我跟在车旁,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车上的纪贯新。

    手机响起,我隔了几秒才回神,拿出来一看,果然是张耽青打来的。

    接通手机,我出声道:“耽青哥。”

    “子衿,贯新现在怎么样了?”

    “120来了,我们正要上救护车。”

    “你问一下去哪间医院?”

    我问了下旁边穿着护士服的人:“我们去哪个医院?”

    “机场二院。”

    我马上拿着手机对张耽青说:“机场二院。”

    张耽青说:“子衿,别害怕,不会有事的,我们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最迟三个小时到你那里。”

    我问:“耽青哥,贯新到底怎么了?”

    张耽青那头明显的顿了一下,然后道:“等到了我再跟你说。”

    张耽青的避而不答,让我心里面瞬间咯噔一下。我不知道纪贯新到底是什么病,怎么众人都是如此讳莫如深?

    上了救护车,纪贯新被安置在靠左边的位置。车上除了我之外还有一名男医生和两名女护士。

    我要过去拉纪贯新的手,医生却叫我让一让,我只得退到一个角落里,默默地看着纪贯新流眼泪。

    医生站在纪贯新旁边,伸手扒他的眼皮,听他的心率,随即转头问我:“你跟患者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女朋友。”看着医生,我猜我脸上的表情一定是紧张到空洞。

    医生又问:“你知道他是什么病吗?”

    虽然已经猜到不可能,但我还是试探性的说:“不是咽炎吗?”

    医生沉默两秒,然后道:“你通知患者家属过来医院了吗?”

    我微微点头:“已经通知了,三个小时之内就到。”

    医生不再看我,转头照看纪贯新。

    他依旧没有回答我,到底纪贯新是什么病。

    在去医院的路上,张耽青和麦家辉分别给我打了电话,问我纪贯新的情况。

    我如实回答:“他睡着了,医生说要见家属才说病情。”

    我也问了麦家辉同样的话:“家辉哥,贯新到底什么病?”

    麦家辉含糊着说:“他……我也不怎么清楚,你等我们过去再说吧。”

    从机场去医院,开车开了不到半个小时。纪贯新被送入急诊室,我则坐在外面长椅上等着。

    没有试过身边人被送进手术室,而自己只能无力的坐在外面干等的人,是永远都不会体会到这种恐惧和慌乱。

    手机放在腿边,双手紧紧地扭在一起,我好几次没忍住,眼泪夺眶而出。

    医院走廊又冰又冷,空气中弥漫着消毒药水的味道。我等了能有二十几分钟,医生跟护士从里面出来。

    我腾一下子站起身来,散着脚走过去,出声问道:“医生,我男朋友怎么样了?”

    医生说:“已经没事了。”

    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不过转念我马上问道:“我现在能进去看看他吗?”

    “他最近身体透支有些过度,我刚刚给他打了一针安眠的,他要两个小时之后才能醒。你可以进去看他,不要吵醒他。”

    “好。”

    我进了病房,看到纪贯新躺在床上,身上盖着医院的白色被子。如果他是醒着的,一定会唠叨着不盖,嫌脏。

    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短短几步眼泪已经模糊了视线。

    坐在病床边,我拉着纪贯新没有打针的手,他的手很凉,凉的我害怕他身体中是否还有血液在流动。

    一个多小时之后,张耽青打电话给我,他说:“子衿,我们刚下飞机,半小时之内到机场二院,贯新怎么样了?”

    我说:“医生给他打了安眠针,他还在睡觉。”

    “嗯,你别害怕,我们马上就来了。”

    我一个电话打给张耽青,他和成霖,麦家辉三人,在两个小时四十分钟之内赶到冬城的医院。

    当我在病房门前看到他们三个快步走来的时候,我红着眼眶说:“你们一定知道贯新到底怎么了……”

    成霖安慰我说:“没事儿,别哭了,贯新现在不是挺好的嘛。”

    我边流眼泪边说:“他根本就不是咽炎,医生都跟我说了……”

    我故意诈他们几个,麦家辉明显的面色阴郁,他出声说:“我进去看看。”

    张耽青什么都没说,跟着麦家辉一起往病房里面走。

    门口处,只剩下我跟成霖两人,成霖说:“他也不是故意要瞒你的,怕你担心。”

    我说:“你们叫我看着他戒烟戒酒,就是早知道他身体不好……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成霖很轻的叹了口气,并不接话。

    我心底狐疑纪贯新到底得了什么病,医生不说,张耽青他们不说,难道非要等到纪贯新醒了,我亲自问他吗?

    正想着,医生迈步走过来,看到我跟成霖站在门口,他出声问:“你们谁是患者家属?”

    成霖说:“我是。”

    医生说:“那你知道患者是什么病吧?”

    成霖说:“知道。”

    医生说:“他这种症状目前没有什么根除性的解决办法,只能靠药物和自身调节。他之所以会犯病,也是因为最近身体太疲惫,透支过多的缘故。”

    成霖说:“那他现在有没有危险?可以出院吗?”

    “出院可以,但以后一定要注意,他不能生气,不能大量运动,更不能让身体过度疲惫,这些都会加快他的身体负荷,病发率会越来越高的。”

    我站在旁边听了半天,医生还是没有说病因,我忍不住出声问:“他是什么病?”

    我这一问,医生看向我,成霖也看了我一眼。

    两秒之后,还是医生先出声说:“你是患者的女朋友,还不知道他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