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这一次,不是玩笑(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53 书名:《我亲爱的骆先生》    [完本] 2018-08-05
A A A A x
b B
    闻言,我顿时瞪大了双眼,几秒之后才吃惊的说:“瑞士?干嘛突然去瑞士?”

    纪贯新一脸笑意,他出声说:“难道你激动的点不应该在情人节上面吗?”

    情人节?

    我眉头一簇,眼带迷茫。

    纪贯新见状,不由得收起笑容,一脸鄙视的说:“你别说你不知道十四号是情人节?”

    我还真是不知道,或者说不记的。

    纪贯新嫌弃的撇撇嘴,出声道:“你是过了多少年单身狗的生活?”

    我说:“就算不单身也没人请我在情人节去瑞士嘛。”

    这是大实话,可纪贯新却白了一眼,说:“屌丝!”

    我‘切’了一声,然后道:“去瑞士滑雪吗?冬城也有滑雪场。”

    纪贯新说:“屌丝就是屌丝,你们市的公园里还有小长城呢,没见哪个人来你们这儿看的。”

    我挑眉道:“你嘴巴能不这么损吗?”

    纪贯新说:“本来挺浪漫个事儿,到你嘴里一点惊喜感都没有。”

    其实我挺惊的,至于喜,当然也是喜的。一般人来个国内游已算奢侈,到了纪贯新这儿,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再一回神已经跟他从凉城来了冬城。

    临走之前,我妈千叮咛万嘱咐,叫我们两个路上小心,到了瑞士那边立马给她打电话。

    我跟纪贯新到坐动车从凉城去冬城,又打车去了机场。路上,纪贯新鲜少的没有开口,而是靠在计程车后座上闭目养神。

    天气太冷我不敢开车窗,车内有股淡淡的汽油味,我又有点晕车犯恶心。

    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到了机场,我伸手推了下身边的纪贯新,叫他起来。

    纪贯新起初没动,我以为他是睡着了,所以又推了他几下。

    纪贯新慢慢睁开眼睛,顺着车窗往外一看,他伸手去掏钱包。

    我说:“我已经给完了,下车吧。”

    我俩一左一右从计程车上下来,因为纪贯新一声不吭,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出声问:“还没睡醒?”

    纪贯新去到后备箱拿行李,闻言,他低声回道:“是有点困。”

    拿好了行李箱,他牵着我的手往机场里面走。他的手指很凉,我换了个姿势,跟他十指相扣,希望能温暖他。

    去vip柜台领票,率先安检,来到贵宾休息室,一切都很顺利。

    走到宽大座椅处,我刚坐下,纪贯新就说:“我去趟洗手间。”

    “好。”

    纪贯新迈步往洗手间方向走,我看了眼他的背影,只觉得他今天蔫蔫的,有点不精神。

    其实自打过年前一天晚上,纪贯新有点着凉之后,这一个礼拜他都没好利索。我妈每天给他吃感冒药和消炎药,还想带他去医院看看,纪贯新一直说没事儿。

    他时好时坏的,晚上临睡前生龙活虎,早上就明显的精神不济。尤其是叫他起床的时候,费了天大的劲儿。

    我坐在椅子上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聊了能有十几分钟,纪贯新还没回来。

    我妈在电话里面嘱咐我:“贯新的感冒可能还没好利索,药给你放在行李箱侧面,上了飞机之后万一他难受,你给他把药吃上。”

    “好,我知道了。”

    我正对面的墙上就挂着一个表,眼看着过了快二十分钟,正当我起身准备去找纪贯新的时候,他穿着白色外套从洗手间方向出来。

    他脸色很白,像是蒙了一层霜。我抬眼看着他,出声问:“怎么去了这么久?”

    纪贯新在我旁边坐下,随口道:“久吗?”

    我盯着他的脸问:“你是不是不舒服?”

    纪贯新习惯性的拉着我的手,往身后的座位处一靠,闭眼说:“没睡醒,我眯一会儿,登机的时候叫我。”

    我只道是纪贯新有些疲惫,没想其他。半个小时之后,广播里传来空姐的声音,叫我们登机。

    我伸手轻轻拍了下纪贯新的胳膊,出声说:“走了。”

    纪贯新没有马上睁开眼睛,我又拍了他几下,他时隔五秒之后才睁开。

    我说:“困了去飞机上面睡吧。”

    纪贯新‘嗯’了一声。

    我先站起身,可纪贯新如依旧坐着。我看着他说:“起来啦,别懒了。”

    说完,我双手拉着他的手,企图把他从座位上拽起来。

    不知道纪贯新是故意的还是怎样,他的身子很沉,好像全部的重量全都落在沙发处,我拽的吃力,他也是后来才屈膝从椅子上站起来。

    起身之后,他也站在原地不动弹。我挽着他的手臂,拖着他往前走:“你是有多爱睡觉?懒死了都。”

    好不容易拖着他走到登机口,扫了机票,我俩往里走。长长的玻璃通道,纪贯新才走了五六步,我只听得他呼吸沉重而急促。

    侧头看了他一眼,他蹙着眉头,微张着唇瓣,那样子真是把我给吓坏了。

    我眼睛微瞪,停下脚步看着他说:“纪贯新,你怎么了?”

    纪贯新没有回我,他只是慢慢蹲下身子,大口大口的呼吸。

    我真是吓急了,连忙弯下腰打量他的脸。我一方面怕他是真的出事,另一方面又怕他是在骗我。

    反正他不是一次两次拿吓唬人的事唬我,之前在陵园他把我骗的差点哭死过去。

    “纪贯新,你别吓我,到底真的假的?”我盯着他的脸,一眨不眨,企图从中看出什么端倪来。

    从我们身边经过的乘客见到这一幕,皆是投来侧目的眼神,有些则干脆停下来,担心的问:“没事吧?”

    纪贯新可能逗我,但没理由连陌生人也吓唬。他蹲在地上长达一分钟之久,我被他吓得手指头直哆嗦,颤声道:“你在吓唬我,我可哭了。”

    纪贯新最怕我哭,如果他是骗我的,那戏演到这里,也足够了。

    我多么希望纪贯新能突然弹起来,笑着对我说:“傻子,我吓唬你的!”

    可纪贯新蹲在地上,除了呼吸的声音越来越沉重之外,频率也越来越急促。

    我终是忍不住,扭头喊着不远处的机场工作人员:“来人啊,快点帮帮忙。”

    机场人员听到我的喊声,顿了一下之后,赶紧快步跑过来。见到纪贯新的反应,有人说:“赶紧联系机场急救中心!”

    “去推把椅子过来!”

    “打电话给120……”

    纪贯新还是没有站起来,我忽然一下子就软了,眼泪汹涌而出,轻轻拽着他的袖子,哭着说:“纪贯新,你怎么了?”

    很快的,有人推了一把轮椅过来,两个地勤扶着纪贯新坐上去,然后推着他往急救中心跑。

    我双腿发软,身边一个女地勤扶着我,对我说:“请问您是刚才那位先生的什么人?”

    “女朋友。”

    “那位先生有什么病?”

    “……”什么病,我不知道。

    大脑一片空白,真的像地上一望无际的白雪。我足足顿了能有五秒钟的样子,这才慌张的说:“他,他有咽炎。”

    “咽炎?我看他刚刚的症状还以为是哮喘或者心脏病。”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