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最好的礼物,是她(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5 书名:《我亲爱的骆先生》    [完本] 2018-08-05
A A A A x
b B
    纪贯新没正形惯了,我也懒得跟他吵嘴。瞥了他一眼,我转头看着灶台边的四个小蛋糕,出声说:“过来许愿。”

    纪贯新被我拉到灶台边,他沉默数秒,然后道:“我二十九了,怎么才二十八根蜡烛?”

    我说:“这点蜡烛还是小卖店老板赠我的呢。”

    说完,我眼睛一扫,忽然看到一根放在角落处的红烛。

    我拿过来点燃,对着纪贯新说:“这回齐了。”

    纪贯新笑道:“这是我过的最值的一回生日,你就是我二十九岁最好的生日礼物。”

    说着,他低下头来,在我脸颊处落下一吻。

    这个吻比之前那个深吻要浅淡的多,甚至只是亲了下脸,可我却一下子红了脸。

    不好意思直视纪贯新,我出声催促:“你快点许个愿。”

    纪贯新说:“不是许三个愿吗?”

    我说:“看你,不嫌累你许一百个都没人管你。”

    纪贯新唇角带笑,他面向我闭上眼睛,大概五秒钟的样子,他再次睁开,然后吹熄了我手中的红烛。

    我笑着问他:“许了几个愿?”

    纪贯新说:“一个。”

    我赶忙道:“那你别说出来,说出来就不灵了。”

    纪贯新道:“我许愿让你以后对我温柔点,最好是言听计从的那种。”

    我瞥眼道:“又做梦了吧?”

    纪贯新笑着回我:“是啊,好像每天都在做梦。”

    我俩站在外屋说话,声音都放的很低。因为怕开灯吵醒里屋的人,所以纪贯新没有吹灭小蛋糕上的蜡烛,我俩站在烛光下说话,他问我:“你偷跑出去就是为了买蛋糕的?”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随即故作神秘的对纪贯新说:“我有礼物要送给你欸,你快闭上眼睛。”

    纪贯新高兴坏了,他一边闭眼一边说:“是不是等我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你脱光了站在我面前?”

    我掀开锅盖从里面拿出一个带着礼品袋的杯子,随即对纪贯新说:“好了,睁开吧。”

    纪贯新问:“这么快就脱完了?”

    他睁开眼睛,见我背着手站在他面前。他打量我,眼带狐疑的问:“你脱什么了?”

    我强忍着想骂他的冲动,皮笑肉不笑的说:“看在你今天过生日的份儿上,我保证不打你也不骂你,让你当一天的皇帝。”

    说完,我把藏在身后的杯子拿出来,自带音效:“当当当当,生日礼物,不用客气。”

    其实我也是心虚,我过生日纪贯新送了我一块百达翡丽的钻表,他过生日我送了他一个不到二十块钱的杯子。

    从纪贯新那一脸模糊了嫌弃和诧异的脸上,我就知道自配音效也没有什么卵用。

    除非这杯子自己能发出光来。

    我三下五除二的拆下礼品袋,把淡蓝色的杯子递到纪贯新面前,连声说:“你看看这成色,这造型,还有这容量。就算你去爬山带这一瓶水都够用了,我主打经济实用路线,是为了你的身体和健康着想,要多喝水嘛。”

    纪贯新伸手接过去,端详了一下,出声问:“为什么要送个杯子给我?”

    我没说是小卖店里面没啥买的,开口回他:“你不是水瓶座嘛。”

    纪贯新睨着我,说:“那我要是射手座,你还得送我给飞机杯吗?”

    我一口气顶在胸口,几秒之后才皱眉道:“干嘛那么嫌弃啊,好歹是我送你的礼物呢。”

    纪贯新见我憋着嘴,他勾唇笑道:“行了行了,我跟你开玩笑呢。”

    我问他:“那你喜欢吗?”

    纪贯新说:“喜欢啊。”

    “骗人。”我故意跟他撒娇。

    纪贯新笑着说:“其实杯子不是礼物,你才是。”

    我被他说的心底一颤,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见我微垂着视线不说话,纪贯新伸手抚上我的脸,他轻声说:“子衿……”

    他一定是说了一半,我心跳加速,不知道他后半句是什么。

    正在此时,里屋的房门被人推开,我像是做贼一样,咻的转过身去。

    我妈眯着眼睛站在门口,看向我跟纪贯新,她出声问:“两个祖宗,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儿干什么呢?”

    我说:“妈,十二点过了,今天是纪贯新生日。”

    我妈恍然大悟,连声道:“哎呀,你看,阿姨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纪贯新笑道:“没事儿阿姨,您现在知道也不晚,有礼物送我吗?”

    我妈说:“这大半夜的,阿姨也没地方给你买礼物啊,你等着,明天我们回凉城,你想要什么阿姨给你买什么。”

    纪贯新说:“您答应我跟子衿谈恋爱,就是送我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女人都是感性动物,我以为被陈文航跟骆向东伤过之后,从此就可以对任何甜言蜜语免疫,可如今看来,我还是没能修炼到家。

    我妈让我跟纪贯新进屋,因为外屋太冷。纪贯新非要拿着几个小蛋糕进去,我说:“别拿了,反正也吃不了。”

    纪贯新却说:“你送我的嘛,走我也得带走。”

    我拿他没辙,帮他端着两个小蛋糕进了里屋。因为我们一直轻手轻脚,所以我姑姥还在睡觉。

    十二点半多的时候,纪贯新手机响起,他低声接通:“喂,我还在乡下呢,子衿她姑姥在睡觉,不跟你们说了,明天再打电话。”

    他挂断电话之后,我问他:“是耽青哥他们吗?”

    纪贯新‘嗯’了一声。

    我没告诉他,张耽青他们明天会来凉城。

    半宿半夜,我们都不敢大声说话,没多久,纪贯新主动道:“阿姨,我们都早点睡吧,明天不得起早回凉城呢嘛。”

    我妈早就困迷糊了,就等这句话呢。

    他说完之后,我们该上炕的上炕,该上床的上床。

    我蒙在被子里面,还是给纪贯新发了条短讯:生日快乐。后面附上一个点着蜡烛的蛋糕。

    纪贯新很快回我:其实我刚才想跟阿姨说,如果她能让我在你身边睡一晚上,就算她送我的最好的生日礼物,后来没敢。

    看着屏幕上的话,我心里面一阵后怕,幸好纪贯新没说,不然我妈不是打死他,一定是打死我。

    我回了他一句:别成天想那些没有用的幺蛾子,能纯洁一点吗?

    纪贯新说:我要是纯洁一辈子,你受得了吗?

    我说:受不受得了是我的事儿。后面翻白眼的表情。

    纪贯新很快说:可我受不了。后面一样的翻白眼表情。

    我本打算不在他生日的时候跟他吵,可他嘴巴实在是太贱了,我忍不住拿着手机跟他一聊就聊到夜里将近两点。

    手机电池直接从绿色聊成红色,我憋在被子里面,有些缺氧。

    等我掀开被角的时候,我姑姥的呼噜声变大,我拿着手机用僵硬的手指给他发了一条:我困了。

    纪贯新说:阿姨睡着了,你下来亲亲我。

    我心想亲你妹啊。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