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收了她(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2 书名:《我亲爱的骆先生》    [完本] 2018-08-05
A A A A x
b B
    我拿着手机重新躲回到被子里面,打开短讯一看,上面不是道歉的话,而是:子衿,我喜欢你。

    他这个混蛋!

    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我浑身都麻了,像是有一道道的电流滑过。对我做了这么臭不要脸的事情,能不能先道个歉再说别的?

    他这是跟我玩先斩后奏呢嘛?

    拿着手机,我手指都在抖,本来打了一长串的话,无外乎是臭骂他的,可是打完之后我又全都删了,干脆不回他。

    躲在被子里面,我也看不见炕下的纪贯新在干嘛,大概过了三分钟的样子,手机又震动了一下。纪贯新的短讯传来。

    他说:你干嘛不回我?想急死我吗?

    我还是不回。

    过了一会儿,他又发了一条过来:梁子衿,行不行好歹你给句话,别这么吊着我。

    嘿,他还不高兴了。

    我一时气上心头,很快回了他一句:你还有理了吗?欺负人是不是?有你这么办事儿的吗?纪贯新你太让我失望了!

    这一次我等了差不多有半分钟的样子,手机震动的瞬间,伴随着一长段字发过来。纪贯新说:我错了,你别生气了,我这不是一时没忍住乱了性了嘛,谁让你长得那么好看了,脾气也好,对我也好,心地善良。子衿,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你看在我一片痴心连过年都不回家的份儿上,赏我给笑脸呗?

    最后他还真是发了个两眼桃心的表情过来。

    我看着这段话,又羞又怒,心里面乱的很,万语千言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发什么,所以迟疑了好久。

    我一直拿着手机,不知道多久才等来纪贯新不耐的催促,他问我:子衿,你喜欢我吗?

    我看着屏幕上的几个字,兀自发呆。

    我喜欢纪贯新吗?

    什么叫喜欢?我从来不排斥跟他在一起玩,也觉得跟他在一起很舒服,他总是逗我笑,即便我时不时的打他骂他,可他依旧会厚着脸皮贴上来。

    其实我心里面一直都知道,纪贯新心高气傲,脸皮薄的很,他愿意低下头来迁就我,那就是喜欢我宠我的表现。

    而我……

    我很清楚,我心里面还有骆向东,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但毕竟纪贯新跟骆向东之间有过节,所以我头很乱。

    迟疑半晌,我回了他一句:你让我想想。

    纪贯新马上道:你喜不喜欢我还要想?

    我甚至能脑补出他问这句话时的不悦表情。

    我回了他一条:在想要不要跟你在一起。

    纪贯新半分钟之后才回我,他说:那你好好想,我不打扰你了,晚安,爱你。

    看到‘爱你’两个字,我浑身一激灵,他还真够肉麻的。

    说实话我早就知道纪贯新喜欢我,可他这个表白来的有点突然,我以为我会很认真的想,事实上我确实动脑想了,可能是用脑过度,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攥着手机睡着了。

    我做了个梦,梦见有人卡着我的脖子,我呼吸不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整个人蒙在被子里面,当然透不过气来。

    掀开被子的时候,屋内蒙蒙亮。我是倒着睡的,所以看到我妈跟我姑姥都躺在炕上,还在睡觉。

    手机还压在我胸口处,拿起来一看,上面有好几条未读短讯。

    我一一打开来看,发现昨晚十二点多的时候,纪贯新发了一条,问我:睡了吗?

    那时候我就已经睡着了,所以没回他。

    十二点十分的时候,他又给我发了一条,说:别装看不见,我知道你没睡,赶紧回我,我心吓得直突突,睡不着觉。

    我盯着屏幕直想笑。

    还有一条是凌晨两点多发来的,他说:子衿,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你认真考虑一下。

    最后一条是五点十五分发来的,他说:一宿没睡着,看你睡得那么香,我来气,出去扫雪了。

    现在时间是五点三十五,我赶紧从炕上坐起来,倾身往下一看,果然,折叠床上已经没有了纪贯新的身影。

    我转头跪在炕里面,伸手擦了擦窗户上的窗花。透过两层玻璃,我看到院外站着一抹人影,他拿着一人高的大扫帚正在院子里面扫雪。

    我就这样跪在被子上盯着窗外看,足足看了能有三分钟的样子,这才小心翼翼的下床穿好衣服出了门。

    大门四周都贴着棉布,推门的时候难免会发出声响。纪贯新回头看向我,我俩四目相对,大概过了五秒钟,纪贯新开口说:“算你还长点心。”

    我往前走了一步,回手把门关上。

    一眨不眨盯着前面几米远的纪贯新,他今天穿了件墨绿色的中长款棉服外套,许是怕冷,脖子上缠了条厚厚的格子羊毛围巾,围巾挡住他的下颚,露出大半张白到透明的俊美面孔。

    被我盯得眼神飘忽,纪贯新忍不住皱眉道:“你有话说话,看得我头皮都竖起来了。”

    我站在门口,双手插兜,看着他说:“你不应该为昨晚的事情道个歉吗?”

    纪贯新闻言,双手握着大扫帚面向我,下巴微抬,出声回道:“我没觉得自己做错什么。”

    我眼睛一瞪,因为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还不待我出声骂他,纪贯新已经开口补了一句:“我亲我喜欢的人,天经地义,为什么要道歉?”

    我一口气没缓过来,差点气得抽过去。瞪着眼睛,我半晌没说出话来,心底一肚子气,干脆懒得跟他说,迈步就往院子大门口走。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儿,只是气得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散散心。

    纪贯新见我掉头就走,他放下大扫帚赶在我出院子大门之前把我拽住。我一边往回抽手一边瞪着他。

    纪贯新眉头微蹙,软下口吻,出声说:“哎,大早上的往哪儿跑?”

    我扬声道:“要你管?”

    纪贯新说:“你跑丢了我怎么办?”

    “我管你怎么办?爱咋咋地!”

    纪贯新拽着我的胳膊死不撒手,我甩不开他,越发的来气,瞪着他说:“你赶紧给我松手!”

    纪贯新说:“不松。”

    “你再说一句?”

    “我喜欢你。”纪贯新这话说的倍儿顺溜,关键是脸不红心不跳。

    我就愣在原地了,昨晚好歹还能蒙着被不见他,如今我俩面对面站着,我就算想找个躲得地方都没有。

    见我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纪贯新盯着我,又说了一句:“我喜欢你。”

    “哎呀,你别说了!”我实在是臊的不行,感觉马上要恼羞成怒了。

    纪贯新微垂着视线,睨着我说:“我就喜欢你了,你看着办。”

    我瞪眼道:“纪贯新,你威胁我呢?”

    纪贯新说:“反正这话早晚也得说开了,不然我再亲你,回头你哭天抢地的我还拿你没辙。你昨晚也想了一宿了,想清楚了吗?”

    我从来没见过哪个人的表白像是要抢钱,我被他气得吹胡子瞪眼。

    可互相对视了能有十秒钟的样子,我心底的不平之气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莫可名状的舒心和坦然。

    别看纪贯新平日里吊儿郎当没正经的样子,可他认真的时候,我莫名觉得他是现在这副略带恼羞成怒的反应。

    心里面想了一个问题,我嘴上下意识的问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