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猪一样的队友们(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7 书名:《我亲爱的骆先生》    [完本] 2018-08-05
A A A A x
b B
    其实我看的出来,纪贯新也不会生火,只不过到底是男的,做事儿总比女的利落。他走到锅台旁边的柴火堆,拿了一些劈好的木头条放到灶台下面的小洞里。

    我看到不远处还有木屑和干的苞米叶子,出声问:“是不是还得放这些才能点着啊?”

    纪贯新看了一眼,然后道:“不用你说,我早就看出来了。”

    长腿一迈,他又走到放干叶子的地方,抓了一把直接往洞里面塞。等到洞口都塞得满满当当,纪贯新这才开始找点火的东西。

    我妈也不是干站着吃闲饭的,最起码她发现了灶台边的一盒火柴。

    当我妈把火柴盒递给纪贯新的时候,纪贯新挑眉道:“呀,我多少年没见过这东西了。”

    我妈问:“你不抽烟吗?”

    纪贯新说:“以前抽,现在戒了。就是以前也没用过火柴,好像小时候见过。”

    我说:“你少来,你这两天在我姥家没少抽烟。”

    我姥爷和我舅都能抽烟,纪贯新一去,他们就给他塞烟。每次纪贯新从我姥家出来,浑身的烟味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刚从麻将馆里面出来的呢。

    纪贯新回我:“我真戒烟了,来凉城之前都一个月没抽了。姥爷跟小舅给我递烟,我不好意思不抽嘛。”

    我妈很快说:“看你这孩子,戒烟了就说啊,那烟还是什么好东西嘛,不抽最好。”

    说话间,纪贯新已经划燃了一根火柴,他拿着火柴上的小木杆去点苞米叶子,可叶子只是着了一下就不往里面烧了。

    纪贯新连着试了四五根,都点不着柴火。

    我妈问:“怎么回事儿?”

    我蹲在纪贯新身边,从他手上抢过火柴盒,边划边说:“一定是你点的方式不对。”

    纪贯新挑眉说:“你来。”

    我把苞米叶子往里面怼了一下,又把干木屑往外扒了扒,先从木屑开始点。

    我们都没想到干的木屑那么容易点燃,我真是火柴刚一凑过去,只听得‘噌‘的一声,整个洞口的木屑全都点燃了。

    那火特别大,好险烧到我头发,幸好纪贯新眼疾手快,抓着我往后退。

    我妈也吓坏了,躲得比我们两个快的多。

    干木屑在洞口处燃的飞快,没多久就把苞米叶子也给点着了,苞米叶子一着,很快里面的木头也跟着烧红了。

    以我的惊魂未定为代价,这个火总算是生好了。

    纪贯新站在一旁,看着逐渐烧起来的大锅,他笑着问:“阿姨,先炒什么菜?”

    我妈转头看向纪贯新,那真是一脸迷茫,几秒之后她才一拍手,恍然大悟般的说道:“孩子们,咱们还没准备菜呢!”

    纪贯新都哭笑不得了,我妈只是看到灶台就随口问了句怎么点火,然后我们所有人就把注意力放在怎么点火上,没人准备菜。

    眼看着铁锅越烧越热,我妈着急忙慌的往里面倒了一瓢水,然后指挥我跟纪贯新:“你们两个赶紧该洗菜的洗菜,该切得切。”

    我问她:“那你干什么?”

    我妈说:“我看着你们啊。”

    “……”

    我们三人转身回到里屋,墙角一排购物袋,全都是我们带来的,里面肉菜水果什么都有。

    这功夫也来不及细问谁喜欢吃什么,逮到什么拿什么,洗完了先炒熟再说。

    我妈给纪贯新安排了洗菜的活儿,他洗完了我切,我妈炒。

    纪贯新站在灶台旁边的土砌台子处,面前是一大盆温水,手边是各种瓜果蔬菜。

    他先洗了三个西红柿给我,我切好了装盘,对我妈说:“西红柿炒蛋你会吧?”

    我妈已经系好了围裙,一脸要跟灶台同归于尽的架势,敞亮的回道:“放心吧,小菜一碟。”

    纪贯新一边洗黄瓜一边说:“怎么这么扎手啊?”

    我说:“黄瓜就要选顶花带刺儿的,新鲜,你懂什么?”

    纪贯新把喜好的黄瓜递给我,我放在砧板上,刚要切,随即转头问我妈:“你会炒黄瓜吗?”

    我妈正在往锅里面倒油,锅里水没擦赶紧,‘刺啦’一声响,我妈已经跑到两米外躲着去了。

    她一手拿着锅铲,另一手挡着脸,含糊着回道:“不会炒,你拍个黄瓜吧。”

    我撇撇嘴,心疼我爸这么些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我在拍黄瓜,真是一个没留神,几分钟之后,纪贯新递给我一个大碗,里面全是绿色的小叶子,看起来熟悉又陌生。

    我问他:“这是什么?”

    纪贯新也侧头看了我一眼,面色淡定的反问:“你不认识吗?”

    我确定这个东西只是长得有点像香菜,但绝对不是香菜。

    我问他:“你从哪儿弄来的?”

    纪贯新随手指了指他脚边的泔水桶,我走过去一看,靠!他把芹菜叶子全都揪下来了,把能吃的梗子给扔了。

    见我吃惊的张大嘴,纪贯新问:“怎么了?”

    我真想拿着手上的大碗呼在他脸上,皱眉看着他说:“芹菜!芹菜你没吃过吗?你见过吃芹菜只吃叶子不吃梗子的吗?”

    纪贯新仍旧淡定,低头看了眼泔水桶中的芹菜梗子,又看了看我手中碗里的芹菜叶子,他出声说:“我不知道,我以为这东西就是吃叶子的呢。”

    我都要气哭了,这么多的叶子,他是不是把芹菜全都给揪完了?我还想吃炒芹菜呢。

    在我兀自跟纪贯新较劲儿的时候,我妈那边更热闹,鸡蛋已经下锅了,她忽然‘哎呀’一声。

    我跟纪贯新都朝她看去。

    “怎么了?”我皱眉问。

    我妈看着我俩,不答反问:“你们爱吃甜口的鸡蛋炒柿子吗?”

    甜口……

    纪贯新说:“夜城那边吃咸口的,不过可以试试。”

    我看着我妈,面无表情的问:“你把糖当盐了?”

    我妈也觉得不好意思,点了点头。

    我真是疯了,心累!

    走到灶台边,我看着上面为数不多的几盒调味料,逐一跟我妈说了一遍,哪个是盐,哪个是糖,哪个是酱油哪个是醋。

    我妈还得意上了,她随口道:“酱油和醋我还能分不清吗?”

    我都不想埋汰她,转身走到砧板处。余光一瞥,纪贯新正在那儿捅咕什么东西,我也是怕了,赶紧多看了一眼。

    事实证明幸好我多看了一眼,因为纪贯新正在不遗余力的给红洋葱剥皮,一层又一层,一个挺好的洋葱被他剥的只剩下三分之二,他还在边剥边扔。

    “哎哎哎,别扔了。”

    我走过去拦着他,皱眉说:“只剥最外面的一层皮就好了,里面的都是能吃的。”

    说着,我给他做了个示范。

    纪贯新不以为意的说道:“我就说嘛,还以为这玩意儿皮这么多,到底里面包的什么东西。”

    “……”

    深吸一口气,我不停的在心中告诉自己,不知者不罪。

    “纪贯新。”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