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一个让她哭,一个让她笑(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2 书名:《我亲爱的骆先生》    [完本] 2018-08-05
A A A A x
b B
    一路流着眼泪上到二楼平台,我努力控制住,连头都不回一下,直接走到单元门前按下门铃。

    我爸给我开门,我擦了擦眼泪,上楼回家。

    家里的防盗门已经替我打开了,我站在玄关处换鞋,听到客厅的电视声。

    当我走到客厅的时候,我爸问我:“买的东西呢?”

    我背对着他往卧室走,边走边说:“没买,没有了。”

    我妈在浴室洗澡,我径自回到自己房间,反手把门锁上。

    当我坐在床上的刹那,眼泪瞬间决堤而出。没多久,门把手被人压下来,外面人推了下门,没推开。

    我爸的声音传来:“子衿,怎么了?”

    我的眼泪完全止不住,想出声说一句没事儿都做不到。

    伸手擦着眼泪,我过了几秒才努力说了一声:“没怎么。”

    我爸问:“锁门干什么?出什么事儿了?”

    他越问我心里面越难过,眼泪简直像是开了闸的水龙头一样,一发而不可收拾。

    我听到我爸在敲浴室的房门,喊我妈:“快点出来,看看你姑娘怎么了。”

    我妈扬声道:“啊?怎么了?”

    与此同时,我的手机也响了,拿出来一看,是纪贯新。

    我现在这样子别说是接电话,就是听电话都做不到。所以我挂断手机,给他回了一条:等我十分钟。

    纪贯新很快回发:嘛呢?

    我紧紧攥着手机,感觉一颗心像是被人生生的扯成了两半,简直生不如死。

    我妈是五分钟之后从浴室里面出来的,她过来推我的房门,推不开就急声问:“子衿啊,出什么事儿了?你快把门开开,别吓唬我跟你爸,是不是跟贯新吵架了?”

    好在我的情绪来的快退的也快,这五分钟的功夫,足够我舒缓崩溃的心情。

    擦掉眼泪,我走到门前打开门锁。

    我爸妈都堵在门口,见我眼睛通红,连声问我怎么了。

    这种事儿发生的突然,我一时间找不到什么好借口,与其遮遮掩掩,不如实话实说。

    “没什么,刚才在楼下看到骆向东了。”

    我爸一声不吭,我妈则挑眉道:“骆向东来了?”

    我抿着唇不说话。

    我妈看着我,几秒之后才道:“他来找你说什么了?”

    我喉咙又是一酸,强忍着把这股酸涩吞下去,我出声回道:“没说什么,跟我道歉。”

    我妈皱眉:“现在来道歉有什么用?当初怎么想的?”

    我还没敢跟我妈说骆向东到底怎么对我的,不然我妈敢抄起厨房那把多年不用的不锈钢刀,直接抹了骆向东的脖子。

    “没事儿妈,我跟他把话说清楚了。”

    我妈担心的看着我,过会儿才道:“那他知道纪贯新也来找你了吗?”

    我点点头:“知道。”

    我妈皱眉说:“骆向东这次过来,是不是想求你复合的?”

    我心底不是滋味儿,因为明知道骆向东不会,而我更不会迁就。

    我不是那种喜欢谁就可以任谁搓扁捏圆的人,我承认我喜欢骆向东,可他也确实伤了我的心。

    这世道谁没谁都能过,伤有深浅,可总有结成疤的那一天。我在慢慢熬。

    摇了摇头,我有些无精打采的回道:“不是,我已经让他走了,你们两个也别再想了,没事儿。”

    我爸拽了下我妈,小声说:“行了,让子衿自己待一会儿。”

    我妈心疼的看着我说:“别哭了,你一哭妈就心疼。”

    我妈一说这话我还心酸呢,眼泪差点飙出来,我赶紧点了点头。

    我爸妈转身离开,我关上房门,躺在床上发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枕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我拿起来一看,纪贯新发短讯问我:嘛呢?嘛呢?想找茬不搭理我是吧?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字,我心中脑补纪贯新说这话时的表情和语气。

    我把这厮给忘了。

    眨了眨眼睛,清了清嗓子,又擤了下鼻涕。确定准备工作做好之后,我这才把电话给纪贯新打过去。

    纪贯新两秒就接了,接通马上就开始叨叨:“你跑哪儿去了?刚才干嘛不能接电话?是不是偷着跟你们班校草见面了?”

    我上坟似的心情一下子被他清空大半,一边白眼一边回道:“半宿半夜的我跑去见鬼啊?我倒是想见他了,人家也得有空才行。”

    纪贯新马上道:“我就看出你是个见异思迁的人,这么会儿的功夫没照顾到,马上就想移情别恋。”

    我嗤笑着道:“哈,搞笑了,听你这意思,说的好像我原本就喜欢你似的。”

    纪贯新忽然问:“你不喜欢我吗?”

    我:“……”

    明明是一句开玩笑的话,只要我像往常一样轻松的说出‘不喜欢’三个字就可以了,可我却不知道为何一下子没能说出口。

    这一停顿,两秒就错过了最佳的回话时间。

    正当我拿着手机兀自尴尬的时候,手机里传来纪贯新痞笑的声音,他说:“行了衿子,我早就看出你喜欢上我了,还装什么装?咱们都是自己人,不就差一个谁先表白的事儿吗?你要是不好意思开口,那我委屈委屈自己,我先开口行不行?”

    我出声回道:“你先给我唱个歌。”

    纪贯新道:“你这是生转话题吗?”

    我说:“我想听你唱粤语歌。”

    纪贯新说:“想听哪首?”

    “不知道,你随便唱给我听。”

    纪贯新那头沉默数秒,随即低沉性感的声音传来:“如可,找个荒岛,向未来避开生活中那些苦恼。如冬天欠电炉,双手拥抱,可跟天对赌。无论有几高,就如绝路,隔绝尘俗只想跟你可终老,来跨出那地图不需好报,都只想你好。”

    “能共你沿途来爬天梯不用忌讳,中伤流言全捍卫,留住你旁人如何话过不可一世,问我亦无愧,有你可失去我一切……”

    “几多对,持续爱到几多岁?,当生命仍能为你豁出去?,千夫所指里,谁理登不登对?,仍挽手历尽在世间兴衰?。几多对,能悟到几多精髓?,能撑下去,竭力也要为爱尽瘁?,抱紧一生未觉累?。”

    没有伴奏,只有纪贯新像是贴近我耳边在唱的纯原音。我并听不懂歌词,却被歌声感动到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

    纪贯新一首歌唱完,我脸边的枕头都湿了。

    “好听吗?”纪贯新问。

    我点点头,几秒之后才发现纪贯新看不到,所以我闷声回他:“好听。”

    纪贯新轻诧:“哭了?”

    我‘嗯’了一声,纪贯新问:“有那么好听吗?”

    我说:“真的太好听了,感动到哭。”

    纪贯新轻笑:“赶紧把眼泪擦干了,我给你唱段二人转。”

    我猝不及防的被他戳中笑点,‘扑哧’一声笑出来,开口说:“你还会唱二人转呢?”

  &nbs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