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撕逼大会(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4 书名:《我亲爱的骆先生》    [完本] 2018-08-05
A A A A x
b B
    我里面穿了件fendi的驼色高龄长款紧身毛衣,后面是大开叉的,脚上同款黑色高跟短靴,外面又搭了件givenchy的黑色系带大衣。

    我妈亲手给我系的大衣带子,系好了之后往后退了几步,一边打量我,一边‘啧啧’的说道:“子衿你真给妈长脸,这一身太带劲儿了!”

    我哭笑不得,抬手看了眼腕表,十一点十分了。

    我说:“妈,陈辰她们刚才都打电话来催我了,行了吧?”

    我妈又走近我,伸手给我拨弄了一下耳边的碎发。许是看到我的耳洞,她出声道:“要不要再戴一对钻石耳钉?”

    我翻了个白眼:“打住打住,我是去参加同学聚会的,不是去参加选美的。你再往我身上贴金,保不齐聚会之后那帮人在背后怎么说我呢。”

    我妈不以为意的回道:“哼,气人有笑人无,多少人做梦都想混成你这样呢。”

    我说:“妈,我走了。”

    我妈送我到门口,出声问我:“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不知道呢,你不用管我,聚会之后我去找纪贯新。”

    我妈说:“那你到时候给我打电话吧,你爸还想请他吃饭呢。”

    “行,回头再联系。”

    我赶紧出了家门,下楼之后打车去福发盛。

    坐在车上,潘思渝跟李润竹她们几个先后打电话给我,问我到哪儿了,我说我已经在去的路上,顶多五分钟。

    我们几个约好了在饭店门口见,出租车很快停在马路边上。我一边给钱一边往外看,很快就看到门口处几个熟悉的身影。

    “hi,同志们。”我下车之后小跑着往他们那边去。

    门口处是潘思渝,陈辰还有李润竹跟田浩淞。

    因为文科班人少,所以我们每年聚会都是几个文科班一起,我们几个女的都是高中十四班的,而田浩淞是十三班的,因此大家都在一块儿。

    人到齐了之后,我们五个一起推门进去。

    福发盛有上下两层,楼下都是散客,店员一看我们进来,马上问:“是楼上同学聚会的吧?”

    潘思渝点了下头,然后我们迈步上楼。

    才走到楼梯一半处,我就听到楼上闹哄哄的声音,有人笑道:“我去,这一年没见你咋大变样了呢?”

    女人尖锐的声音回道:“滚你丫的,你才大便样呢,你们全家大便样!”

    陈辰跟我手拉着手,闻言,我俩对视一眼,不知为何,我觉得今天的同学聚会,大家一定会集体盯着我。

    两层楼梯走到头,我们上到二楼。二楼一共摆了四张大桌子,全是我们高中文科班的人,放眼望去,有很多熟面孔,也有很多因为服装和发型变化,一时间认不出来的。

    可大家一看到我,马上停下本来的事情,清一色的盯着我看。

    世界短暂安静了那么两三秒的时间,随即众人该打招呼的打招呼,该笑闹的笑闹。

    我们班还有不少跟我玩得好的,全都过来我这边,围着我七嘴八舌:“子衿,你怎么瘦了这么多啊?”

    “就是,你现在太漂亮了,美翻了,我刚才都没认出来。”

    “子衿,你衣服哪儿买的?冬城买的吗?我在凉城都没看到有这种样子的。”

    “我在夜城买的。”

    “什么牌子的?脱下来给我试试呗?回头我也去买一件。”

    我解开大衣带子,边脱边说:“纪梵希的,冬城有专卖店,你可以去看看。”

    身边某人说:“我去,纪梵希欸,是不是得上万?”

    我淡笑着点了下头,因为怕被别人说炫富,所以尽可能的低调。

    结果我这边刚一脱衣服,身后马上传来几声尖锐的口哨声。我转过头,只见三米外站着好几个男人,他们都是‘文科班的宝贝’,十三班和十四班为数不多的几个男的。

    打头的一个,个子高高瘦瘦,长的很帅,穿着一身休闲,这是我们班的班草,学校校草,孟豪禹。

    我俩隔空对视,他对我勾起唇角,笑着道:“哎呦我去,大衿子,咋瘦这么多呢?我刚才还心思是哪班的女生身材这么好,原来是你啊。”

    我跟孟豪禹初中就是一个班的,关系很铁,铁到我知道他历任女朋友因为什么跟他分的手。

    闻言,我也回以一笑,出声回他:“怎么就不能是我了?你不乐意啊?”

    孟豪禹迈步向我走来,我对他伸出双臂,他直接把我抱起来,双脚离地。我拍了拍他的后背,笑着道:“咋样?我现在轻不轻?”

    孟豪禹把我放下来,笑着回道:“轻了,你初中时候最起码比现在沉三四十斤。”

    我故意沉下脸剜了他一眼,佯装不快:“会不会说话?”

    其他几个男的也都走过来,笑着跟我打趣:“子衿,跟我们也抱一下呗?”

    我敞亮的回道:“来呗,省的你们说我厚此薄彼。”

    我一直男生性格,所以从小跟身边的异性称兄道弟,每年回来跟他们聚会,都会以一个拥抱作为开始。

    当我跟文科班所有熟悉的男生全都来了一个拥抱之后,我余光瞥见在场的女同学,鲜少有用正常眼光看我的。

    她们的眼中充斥着各种羡慕嫉妒恨,明显点的就是嫌恶。

    我不以为意,因为这世道谁还没有几个看不顺眼的人?她们看不惯我,我也看不惯她们。所谓的同学聚会不过是好朋友在一起的寒暄,不熟悉的人凑在一起的攀比跟更加嫌恶。

    我不在乎她们回去之后私下底怎么讲我,因为我也会讲她们。真是应了那句话:谁人背后无人说,谁人背后不说人?

    穿了我外套的女同学试过之后又脱下来,笑着说:“还是子衿穿好看,不适合我。”

    另一个同学从旁揶揄:“是衣服不适合?还是价位不适合啊?”

    “都不适合,哈……”

    这种场合我都会比较尴尬,只得但笑不语。

    大家打过招呼之后选座位坐好,我们不按班级坐,按关系好坏坐。谁跟谁关系好,谁就跟谁坐一起。

    孟豪禹非要坐我旁边,潘思渝撇嘴道:“行行行,让给你了。”

    有人打趣:“思渝,你都是要结婚的人了,就别跟豪禹坐一起了,让给子衿吧。”

    潘思渝坐我右边,闻言,她出声回道:“大衿子也是名花有主的人好不好?我这是为了她着想,回头让新哥知道她跟别的帅哥坐一块儿,保准得家暴。”

    此话一出,孟豪禹第一个侧头看向我,他旁若无人,甚至是唇角带笑的问道:“哎,听说你跟陈文航分了?”

    如果是别人这种表情问我,我一定以为他是在看我笑话。可孟豪禹不一样,他这人天生嘴巴又贱又毒,他不仅拿别人的痛事当乐子,有时候他连自己也调侃。

    满桌子人都看着我,我淡笑着回道:“是啊。”

    我这头话音刚落,只听得楼梯口处传来一阵笑闹声,抬眼一看,原来是陈文航来了。

    陈文航身后还有陈雪娇和其他几个十三班的男女生,大家都在笑着打招呼,唯有我们这桌没有人出声。

    其实同学聚会最尴尬的无外乎从前还是情侣的两个人,如今尴尬到连坐在一桌的可能性都没有。

    去年回来的时候,我还跟陈文航和张昕薇坐一起……想到张昕薇,我进门开始到现在,都没看到她,难道她不来了?

    陈文航一路跟大家打招呼,终于抬眼看向我们这边,明确的说,是看向我。我俩四目相对,我面不改色心不跳,但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