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看不清车上人(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50 书名:《我亲爱的骆先生》    [完本] 2018-08-05
A A A A x
b B
    我一听这话,顿时眼睛瞪圆,大声说:“想得美,我是那种迫于你淫威之下的人吗?我还就不信了……”

    我不信每次都会被电,所以不给我自己畏缩的机会,直接伸手去拽驾驶席的车门。

    ‘啪’的一下子,我真的看见白色火光在我指尖上端炸开。

    “啊!”我忍不住又是一声嚎叫。

    纪贯新赶紧拽着我的胳膊,把我拉到他身边,低头看我的手:“没事儿吧?”

    我伸手推了他一下,皱眉道:“都赖你!”

    也是纪贯新给我惯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多能欺负他。

    纪贯新说:“我错了,我给你开。”

    说着,他径自绕到副驾车门边,伸手给我打开车门。

    本就是我自己惹的事儿,如今我还一副原谅他的姿态,仰着下巴坐到车中。

    纪贯新开车送我回家,路上,我对他说:“明天上午我们有同学聚会,我估计完事儿得下午了,你中午起来记得下楼吃点饭,我那头结束就来找你。”

    纪贯新随口问了句:“你们在哪儿聚啊?”

    我说:“十一道街福发盛,离我家不远。”

    “有男的吗?”

    我瞥了他一眼,说:“我们班又不是尼姑专业,你说有没有男的?”

    纪贯新笑道:“你们不是文科班嘛,文科班男的都少。”

    我说:“那也有男的啊,还有长得帅的呢。”

    纪贯新问:“有我帅?”

    我故意砸吧砸吧嘴:“他是我们学校校草,我们高三的时候,一到后面篮球场去打球,一票高一高二的小姑娘跟在他身后给他送饮料,想要他电话号码的。”

    纪贯新唇角勾起淡淡的嘲讽,不屑的说:“送点饮料就了不起了?我们学校女生送给我的东西多了去了,我从来都不正眼看。”

    我出声揶揄他:“你就喜欢那个阿拉伯的绿眼珠是吧?”

    纪贯新道:“人家好歹是我初恋,你别总绿眼珠绿眼珠的。”

    “呦,说还不能说了?是不是还惦记着人家呢?”

    纪贯新说:“估计早结婚,孩子都不知道几岁了。”

    我叹了口气,感慨的说:“哎,恨不相逢未嫁时啊。”

    纪贯新说:“哪儿跟哪儿啊?”

    他一直开车把我送到楼下,我临下车前对他说:“回去路上小心点,到了给我打电话。”

    “嗯,你上去吧。”

    我打开车门下了车,关车门的时候用手里的包挡着。

    跟纪贯新挥了挥手,我迈步往二楼平台走。

    站在平台往下看,纪贯新的车还停在那里,我出声说:“回去吧。”

    纪贯新听见了,他亮了三下车灯。我看着他的车掉头离开小区,这才转身往楼上去。

    站在单元门前面,我按了门铃。不多时,我爸的声音打里面传来。

    我说:“爸,是我,给我开门。”

    我爸说:“子衿,楼下超市没关吧?”

    “没关,怎么了?”

    我爸说:“你妈大半夜疯了非要吃黄桃罐头,让我穿衣服下楼给她买去。”

    我说:“你别下去了,我去给她买。”

    我爸说:“行,那你去吧。”

    我严重怀疑,他们俩就是故意指使我下楼跑腿的。

    好在我们这边每到年关,街边的路灯都是成宿开着。白色路灯照着地上白色的雪,银光洒了一地。我刚上来又下去,一个人走在胡同口,不是不害怕的。

    我爸妈也是心大,打小儿就让我下楼给他们买这买那,真是不怕我被坏人给怎么样了。

    我拢着身上的黑色大衣,快步往街对面的超市走。在夜深人静的街头,我看到一辆出租车正好停在小区入口那里。

    我以为有车停下,一定会有人下来。可我这一路走过去,最起码有二十秒的时间,车门从未打开过。

    没人上也没人下,车子停在那里干嘛?

    我也是长大之后心眼才变多,害怕车上有什么坏人,所以眼球一直滴溜溜的转着,心想要不要给我爸打个电话,万一有什么事儿,也好让他下来。

    手机我一直攥在手里,抱着吓唬人的心理,我佯装接电话的样子,把手机贴在耳边,想着如果车内的人想劫我,最起码会有所忌惮。

    就这样,几十米的路,我一直胆战心惊的。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连车都不打这边过。我小跑着去到对面超市,进门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超市的老板认识我,出声问:“子衿,这么晚还一个人出来?”

    我说:“还不是我妈,大半夜的非要吃黄桃罐头,我下来给她买。”

    老板笑着说:“你小时候你妈就让你自己下来提十斤鸡蛋。”

    我忍俊不禁,打趣道:“估计我是她跟我爸捡来的。”

    说笑了几句,挑了两罐黄桃罐头。我侧头往外一看,出租车还停在那里。

    我有点害怕,所以对老板说:“王叔,门外那出租车在等人吗?”

    老板也往外看了一眼,然后道:“几分钟前我看到有个男的从后座下来,穿的挺好的,站着抽了根烟,然后又进去了,估计在等人。”

    我‘哦’了一声,然后说:“王叔,那我走了。”

    老板道:“这么晚了,我出去送送你。”

    我本想说不用了,可话到嘴边就成了:“王叔,你站这儿看我上楼就行。”

    “好。”

    我拎着袋子过了马路往回走,因为好奇,所以故意从出租车后面绕过去。不着痕迹的往车内看,因为车窗反光,我只看到出租车后座坐了个男的,穿着深色的大衣,开襟处露出暗红色毛衣,他右手搭在大腿上,我并看不清他脖子以上的脸。

    毕竟是偷看,一走一过,我不可能看得仔细。但就是这一眼,我却莫名的想到了骆向东。

    骆向东也爱穿各种各样的毛衣。

    一想到他,我整颗心就跟这寒冬腊月的天是一样的,甚至更凉。

    我还在岄州的时候,他就打电话告诉我,说:我们以后都别再见面了。

    如果说当时我听到这话的时候,是伤心欲绝;那么经过一个月的沉淀之后,如今的我只觉得憋气。

    凭什么他叫我走我就走?难道我就连离开的主动权都没有了吗?

    我向来秉持着分手也要我先提的真理,因为我一直幼稚的觉的,谁先提谁更有面子。

    我可以不见他,但这是我的选择,不是他命令我,是我也放弃他了。

    既然他爱匡伊扬胜过爱我,亲情胜过爱情,那我就成全他。

    拎着袋子一路上到二楼平台,不知道为什么,我站在平台上望向下面的街口。那辆出租车还停在那里,我直直的看着,却越发觉得心中的想法可笑。

    我竟然会觉的,是骆向东坐在车上。他来凉城了。

    他都不让我回夜城,又怎么会自己来凉城?

    我仰头望了下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