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给他买内裤(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4 书名:《我亲爱的骆先生》    [完本] 2018-08-05
A A A A x
b B
    富莱酒店是我大二回家的时候才建完的,我在楼下吃过饭,但是没去过楼上的客房。跟着纪贯新一块儿上了顶楼,刷卡进了房间。房间是三室一厅二卫,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客厅还有个小吧台。

    能在凉城找到这种地方,我心里面说不上高兴,总归是松了一口气。

    看了一圈之后,我对纪贯新说:“还行吗?”

    纪贯新说:“可以啊,不就是个住的地方嘛。”

    我说:“放着夜城的花花世界你不待,非到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来,也不知道你这是遭的什么罪?”

    纪贯新说:“夜城再好有什么用,你不是在这儿呢嘛。”

    他油腔滑调惯了,可我心里听着还是一暖。纪贯新的到来让我相信,曾经在夜城发生的一切,都不是一场梦。我在那里认识了太多人,可如今来看我的,只有纪贯新一个。

    想着心里就开始泛酸,我感觉到眼泪在往上涌,所以故意装作去看别的房间,暂时躲开纪贯新。

    这里有两个卧室,主卧跟客卧,都收拾的不错,最起码很干净。我等眼泪压下去之后,重新回到客厅,见纪贯新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我出声道:“对了,怎么没看到你行李?”

    纪贯新抬眼看向我,淡定的回道:“我说了我直接来的,什么都没带。”

    我问:“连件换洗的衣服都没带?”

    纪贯新摇摇头。

    我不死心的继续问:“内衣裤也没带?”

    纪贯新皱眉道:“我用得着穿内衣吗?”

    我说:“那你什么都没带,晚上穿什么?”

    纪贯新回的一副理所应当相:“不是还有你呢嘛,我大老远的来你这边玩,这些东西不得你准备吗?”

    我被他气到发笑,挑眉说道:“你让我给你准备个日常用品也就算了,你让我给你准备所有行李?”

    纪贯新说:“你要是嫌麻烦,我就叫人把东西寄过来,但今晚睡觉我得换洗吧?你总得给我准备一些内裤,不然我就得光腚睡了。”

    我脑中忽然浮现出纪贯新穿着白色ck三角裤的样子,不由得脸色一红。

    纪贯新盯着我说:“眼神躲什么?你想哪儿去了?”

    我故意用大声讲话来缓解自己的尴尬,我说:“你真能给人添堵!烦死了。”

    说着,我迈步往大门口走。纪贯新急声道:“你干嘛去?”

    我说:“怕你光腚,给你买内裤去!”

    纪贯新说:“哎,你等一下。”

    我停下脚步,转身皱眉看着他,问:“又干嘛?”

    纪贯新说:“你知道我穿什么码吗?”

    这我还真不知道,我说:“腰围报一下。”

    纪贯新笑的一脸贼像,他说:“你自己来抱一下。”

    “滚。”我瞪了他一眼,他分分钟能把我气死。

    纪贯新逗了我一会儿,然后道:“你别走了,在这儿睡一会儿,待会儿我跟你一起出去买。”

    我说:“想得美,我才不在这儿睡呢,你自己睡吧。”

    纪贯新说:“怕什么?你不总说脚正不怕鞋歪嘛,我睡主卧你睡客卧,待会儿我们起来去逛街,不然你一个人去买男士内裤,人家得怎么看你?”

    他总有他的歪道理,而我……真是懒得来回折腾。

    我从门口往回走,摆明了妥协的样子。还没等走到沙发处,手机响了,是我妈打来的。

    我接通之后叫了声:“妈。”

    我妈问:“酒店找好了吗?”

    我‘嗯’了一声:“在富莱酒店住的。”

    我妈说:“贯新怎么样?能住得惯吗?”

    纪贯新听见了,他扯着脖子大声回道:“阿姨,我住的惯。”

    我妈笑着道:“好好好。”

    我说:“妈,你不用管他,他适应能力可强了。”

    我妈问:“你帮贯新给房钱,别让他花钱知道了吗?”

    我刚要说他自己给的,纪贯新窜到我身边,抢走我的手机,直接对我妈说:“阿姨,您放心吧,子衿替我给的钱,我都不好意思了。”

    然后接下来长达十分钟,纪贯新一直在跟我妈聊天。我一个人被晾在沙发处,无聊的发呆,心想纪贯新还真不觉得尴尬,有那么多话好聊的吗?

    纪贯新站在窗边,跟我妈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阿姨,我让子衿一会儿陪我去逛逛,就先不让她回去了。”

    “嗯,好,好,我们七点准时到奶奶家,阿姨再见。”

    他挂断电话,我转头问他:“去哪儿?”

    纪贯新说:“阿姨说晚上你奶奶请吃饭,叫我们七点准时过去。”

    我一心思就是半路碰见我叔,我叔回家说了。

    纪贯新这才刚来大半天,结果半家子人都见到了。

    我看了眼时间,现在是下午三点刚过,我对纪贯新说:“要不我们先去逛街?”

    纪贯新道:“我有点困了,想睡觉,睡完再去呗?”

    我说:“你当我们这儿是夜城呢?我们这里的商场越到过年期间关的越早,有些地方可能四点半五点就关门了,等你起来喝粥都赶不上热乎的。”

    纪贯新想了想,出声说:“行吧。”

    我说:“我陪你去,你还不乐意,赶紧的。”

    在房间待了不到二十分钟,我跟纪贯新又乘电梯下了楼。

    富莱酒店距离商业区其实不过五六条街的距离,可是因为临近过年街上车多人多,我们小城市又没有那么多的红绿灯,大家人多了想过就过。所以我跟纪贯新坐在车上,眼看着横穿马路的那些人,用各种惊讶,惊喜,惊奇的目光盯着车内的我们。

    纪贯新说:“是不是我长得太帅了?”

    我‘哼’了一声,似笑非笑的回道:“是你的车长的太帅了。”

    纪贯新道:“我不比车好看?”

    我说:“那可就因人而异了。”

    纪贯新问:“怎讲?”

    我说:“举个例子,在我妈眼里,车指定比你长的好看;可在周梦怡眼里,你一定长的比车带劲儿啊。”

    纪贯新侧头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你怎么总是有意无意的提起周梦怡?”

    说罢,不待我回答,他自问自答:“你这是吃醋还是嫉妒了?”

    我像是被人踩到尾巴的猫,立马扭过头,眼睛微瞪,出声回道:“我嫉妒她?哈……”

    纪贯新说:“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面前总是有意无意的提到另外一个女人,这就是心里羡慕嫉妒恨的表现。”

    我问:“我凭什么嫉妒她?”

    纪贯新想也不想的出声回道:“因为我啊。”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开口说:“你想太多了吧?”

    我跟纪贯新坐在五百多万的跑车上肆无忌惮的互相调侃,外面那些穿着暗色系厚重羽绒服的陌生人从我们车边经过,无一不用羡慕和打量的目光看着车内的我们。

    不得不说,我心底深处还是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的。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