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纪三儿来了(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6 书名:《我亲爱的骆先生》    [完本] 2018-08-05
A A A A x
b B
    临睡之前,我嘱咐我妈,千万别再因为这事儿生气,也别再去找张陈两家的麻烦。我妈只回了我一句:“你放心吧,妈知道该怎么做。”

    我妈向来要强,更要脸面。我知道这事儿被她知道,以后定平静不了。可这已经不是我能做主的了。

    晚上躺在床上,我以为我会辗转难眠,却没想到意外的心里舒坦,很快就睡着了。

    隐约中,我听到枕边的手机铃声响起。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因为半面窗帘没挡,外面传来莹白色的光亮,我看着手机屏幕上是一串没存名字的号码,来电显示:夜城。

    夜城这两个字,让我瞬间清醒。前一秒还似梦非梦,下一秒已经从床上坐起来。

    拿着手机,我没马上接,屏幕一直亮着,显示着等待接通。

    我划开接听键,把手机贴在耳边:“喂?”

    手机中的人只回了一个字:“喂。”

    是个男的,我一时间听不出是谁。

    心中带着几分忐忑和诧异,我出声问:“你是……”

    “下楼接我。”男人说了四个字,这声音……无比的熟悉,我顿了能有三五秒的样子,忽然瞪眼道:“纪贯新?!”

    “那么惊讶干嘛?见鬼了?”

    不是见鬼,是我太久没有见到纪贯新,从……我去美国的前一晚开始。这么长时间,纪贯新没主动联系我,我也闹心事缠身,没有主动联系他。

    兀自惊诧的时候,我出声问:“你怎么知道我新号码的?”

    纪贯新说:“下楼,下楼我告诉你。”

    “下什么楼?往哪儿下?”

    “我在你家楼下呢,不信你趴窗户看看。”

    我还真傻的从床上爬起来,趴在窗户边看。只可惜我家三楼,我这屋两面窗户都被平台给挡着,什么都看不见。

    我故作淡定的回道:“少来,你说的话还能信?”

    纪贯新说:“你看看外面是不是下大雪了?赶紧出来接我,我都冻死了。”

    我看着半面没挡窗帘的窗子,因为室内外温差极大,玻璃上都是一层水雾。我伸手一擦,这才看到外面大雪纷飞。

    下雪了……

    拿着手机,我开始狐疑,嘴上试探性的说道:“你以为北方冬天一定会下雪啊?我告诉你,我们这儿今天没下雪,你糊弄鬼呢……”

    纪贯新说:“梁子衿,你是不是非让我直接上三楼?”

    靠!

    我一听这话顿时就惊蛰了,从床上翻坐起来,我极其认真的问道:“纪贯新,你到底在哪儿呢?”

    纪贯新说:“二楼平台上呢。我正对着的窗子是你家什么房间?你看不见我吗?”

    他说话的功夫,我已经从床上下来,踩着棉拖鞋出了卧室直奔厨房。

    唯一能看到二楼平台的位置,只有厨房的阳台。

    阳台里面不供暖,我一推开门,一阵白气。透过窗子,我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他站在平台中间,正拿着手机朝我摆手。

    我靠了!

    “纪贯新,你什么时候来的?”

    嘴中呼出的白气差点模糊我的视线,手机中传来纪贯新的声音,他说:“赶紧下楼接驾。”

    挂断手机,我看了眼屏幕,现在才早上六点半。

    我身上是一身薄薄的棉布睡衣,出了厨房一路往玄关处走。路径主卧的时候,见我爸妈还在睡觉。我随手拿起衣架上我爸的警服大衣裹在身上,然后踩着雪地靴下了楼。

    很久之后,我依旧记得今天下楼时看到的这一幕。纪贯新一身中长款白色羊绒大衣,雪白雪白的颜色,快要跟天地间的雪色融为一体。大衣是开襟的,他里面穿着一身浅颜色,在隆冬清晨的阳光下,看起来那样的耀眼夺目。

    说到底,还是人长得好。

    我费劲儿推开外层的防盗门,站在门口,眼看着大片大片的雪花落在他头上,身上……

    我俩隔着不到十米的距离,四目相对,他先是对我绽开大大的笑容,随即张开双臂。

    我也不知怎么了,心底莫名的想念他。所以我撒开腿朝他跑过去,还在临靠近他两步的时候脚下一滑,一头撞在他身上。

    纪贯新被我撞得往后退了一步,我也是疼的七荤八素,感觉鼻梁子都要断了。

    还没回过神的时候,纪贯新已经双臂环着我的腰,把我原地抱起来,然后使劲儿的转圈。

    双腿飞出去,我本能的搂住纪贯新的脖颈,吓得不敢睁开眼睛。

    “纪贯新,别转了,我害怕。”

    我死死抓着他的大衣领子,纪贯新轮了我十好几圈,这才把我放下来。

    双脚沾地的头几秒,我还天旋地转分不清东南西北,所以我没睁开眼睛,还维持着刚刚的样子,环着他的脖颈。

    纪贯新的声音打我身前传来,他说:“这么舍不得撒手?那你这么长时间都不打电话联系我,我挑理了。”

    我闭着眼睛,皱眉回道:“那你也没联系我啊。”

    纪贯新说:“我这不是出门有事儿嘛。”

    我说:“你能有什么事儿?指不定跑哪儿撒野去了。”

    足足过了十秒钟,我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入眼的皆是北方银装素裹的白,还有面前的纪贯新。他一身白如雪的羊绒大衣,在阳光的照射下,差点晃瞎了我的眼。

    我收回手臂,往后退了一步,跟他维持正常的说话距离。

    纪贯新忽然眯起大大的单眼皮,盯着我的脸,问:“你哭了?”

    昨晚跟我妈抱头痛哭,哭完就去睡了,估计眼睛很肿。

    我尴尬的摸了下眼睛,随口回道:“没睡好。”

    纪贯新马上道:“你当我傻啊?”

    我撇嘴道:“看电视剧看哭了,行不行?”

    纪贯新也撇撇嘴,出声回道:“这么长时间没看见我,想我了吗?”

    如果是从前,我一定会说不想。

    可现在……

    “想了。”我看着纪贯新,勾起唇角,笑了笑。

    纪贯新也在笑,他问我:“哪儿想了?”

    我一歪头,同时伸出右手食指戳了戳太阳穴的位置,故意卖萌的回道:“这里想了。”

    纪贯新一脸嫌弃,说:“都二十四的高龄了,咱就别卖萌了行吗?”

    我马上沉下脸,摆正头,冷眼回道:“你故意从夜城跑来凉城找茬跟我干仗的吧?”

    纪贯新说:“谁告诉你我从夜城过来的?”

    我问:“那你从哪儿来的?”

    纪贯新马上回了句:“我不告诉你。”

    我翻了个白眼,差点说声靠。

    我俩就这样面对面站在二楼平台,昨夜应该下了一晚的雪,整个平台铺满了厚厚的白色。楼梯处唯一的脚印就是纪贯新的,而我身后仅有的一排脚印,是我的。

    我们好像是这隆冬凌晨第一对在平台上碰面的人。

    站了没多久,我回过神来,大衣下面的小腿冻得发麻。见我原地蹦蹦跳跳倒吸凉气,纪贯新低头看了眼我的裤子,然后皱眉道:“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