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我知道他也喜欢我(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71 书名:《我亲爱的骆先生》    [完本] 2018-08-05
A A A A x
b B
    我知道我现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嘴上说着没事,可明摆着就是有事。如果骆向东不傻的话,他应该看出我喜欢他了吧?

    平日里骆向东说话干脆,今晚他却特别爱沉默。几乎我没说完一句话,他都要等几秒之后才回。我不知道是我的语气让他难以招架,还是我的耍赖让他觉得我很过分。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是熬不下去了,更装不下去了。

    从现在开始,我就要表现出我喜欢他,我看他到底拿我怎么办!

    正想着,骆向东已经开了口,他出声回道:“别生气了,生日还哭?”

    我心想,是谁把我气哭的啊?

    我不说话,他继续道:“我记的你的生日,不会忘的。你明天就过来美国这边,我帮你庆生。”

    其实看到去美国的航班,我已经猜到骆向东定是要为我庆生了。只是我不确定他此举到底是故意安排的,还是临时加上怕我真的跟他翻脸。

    无论什么样的女人,在喜欢的男人面前,大抵是矫情的。

    听到骆向东这话,我更是来劲儿,用挑衅的口吻回道:“算了,我没空,明天约了朋友一起庆祝,你把机票退了吧。”

    最初我不敢跟骆向东这么说话,自然是害怕他;后来跟他熟了,不敢跟他这么说话,是怕他觉得我这人蹬鼻子上脸;再后来,我怕他知道我喜欢他;如今,我生怕他不知道我喜欢他。

    感情这一路走来,我始终都在提心吊胆。

    我总觉得我这辈子过得一直顺风顺水,陈文航是我二十多年里的第一道坎儿。所以我卡的头破血流,好像第一次尝到痛彻心扉是什么滋味儿。

    可我身边的朋友大多感情经历丰富,她们可能小学四五年级已经失恋过两三次,并且一直告诉我,被人伤是什么感觉。

    还有人跟我说,这辈子宁可失恋,千万别单恋。

    单恋太他妈折磨人了,也许对方一直都不会知道还有个你在默默的喜欢他,可他的一举一动你都看在眼里,并且稍有不慎,就感觉跟自己失恋了一样。

    如果有过恋再失去倒也罢了,可单恋是从未拥有过,却频频在失去。

    如今我终于能体会到单恋的折磨人之处了。可我不想再体会了。

    骆向东怎么会听不出我的气话,他轻声回道:“这些天没联系你,是我不对,要我向你道歉吗?”

    我马上道:“不用,老板哪有向下属道歉的道理?”

    骆向东说:“对不起。”

    我真心听不得他跟我说‘对不起‘三个字,简直就是心里面抓的痒痒,赶上对我说’我爱你‘了。

    我真恨自己没出息,骆向东才说了这么两句,我这边的防线已经倒塌了大半。

    拿着手机,我皱眉抓着被角,烦躁的不行。

    没过多久,骆向东的声音再次传来,他说:“子衿……真的对不起。”

    我心底一动,说不出的感觉。总觉得骆向东的这句道歉,非常的认真,也异常的沉重。

    难不成他去美国那边真的有什么大事急事?而我把他逼得太狠了?

    再不然,他故意先去美国,就是为了今天要给我一个惊喜,然而我误会他了?

    脑子中迅速闪过n个可以为骆向东不回我电话而开脱的理由,我终是心软,皱眉回道:“哎呀,别道歉了,说的跟我事儿多不近人情似的。”

    这一次,轮到骆向东不说话了。

    我等了半晌,随即挑眉问道:“哎,你什么意思?我都原谅你了,你还来劲儿了是吧?”

    几秒之后,骆向东道:“没有,我在想明天你过来,我怎么帮你庆生。”

    闻言,我心底的伤口似是以光速在修复着,我甚至能感觉到皮肉逐渐愈合的微微胀痛。

    我说:“等我明天过去,那二十五号早就过了,都不是我生日了。”

    骆向东说:“你忘了纽约跟国内差了十三个小时?你明天来这边,依旧是美国这里的二十五号,你的生日还没过。”

    我是真的忘了。与其说忘了,还不如说根本没想过。

    利用时差帮我庆生,这样的浪漫……光是听一听我就没出息的软了。

    攥着手机,掌心中都是汗,我说不出的紧张,因为心底已经隐约觉得。我这次过去美国,骆向东定是要跟我说一些话的。

    我跟他之间,已经没有什么话是不能当面说的了,而他故意先晾我这么多天,又突然在国外准备帮我庆生,除了向我表白之外,我想不到有任何理由需要如此大费周章的。

    触底反弹般的快感,我嘴角都要咧到耳根子后头了。原来这些天受得罪,不过是我自己吓唬自己罢了,骆向东还是在意我喜欢我的。

    猜到他要表白之后,我心情顿时愉悦了。

    拿着手机,我对骆向东说:“美国那边正是圣诞节,一定很热闹吧?”

    “嗯。”骆向东只回了一个字。

    我说:“那等明天我过去之后,你陪我过生日,还要请我出去玩。我还没赶过圣诞节去美国呢。”

    “嗯。”

    我说:“你恩什么恩啊?是不是这些天没跟我吵嘴,都不会说话了?”

    骆向东那头明显的气压低沉,我把这当做是欲盖弥彰,并不以为意。

    他回我:“国内都后半夜了,你还不睡觉?”

    我倚在床头,美滋滋的说:“我还不困呢。”

    骆向东道:“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

    我说:“没事儿,我最擅长在飞机上面睡觉了。”

    骆向东没接话,我眼球一转,故意问道:“听说美国圣诞节有很多圣诞女郎,无论你们去高档餐厅还是酒店,都能看到,是不是真的?”

    骆向东再次‘嗯’了一声,我有点不耐烦,不由得挑眉道:“你是没睡醒还是不乐意跟我讲电话?”

    骆向东说:“你那边时间太晚了,我担心你睡不够。”

    心底瞬间融化成一滩。我声音软了下去,出声回道:“都说了没事儿,我还不困呢。”

    其实我就是贪婪的想要多听一听他的声音。十天没跟他讲话,我真的要憋疯了。

    骆向东道:“那你说吧,我听着呢。”

    我问:“你美国那边的公事都处理好了吗?”

    骆向东回道:“好了。”

    我又问:“顺利吗?”

    “顺利。”

    “那我明天过去以后,你能一直陪着我玩吗?”

    他似是沉默两秒,然后道:“可以。”

    我真心觉得骆向东低调的够了,因为他平时私底下跟我说话的时候,基本都是腹黑嘴毒的范儿,这会儿是要为明天做准备,所以不好意思跟我吵?

    我想放过他,让他装到底,可我又想跟他说话,磨着他。

    最终欲望战胜理智,我依旧拿着手机,主动找话:“对了,你临走之前的那天晚上,是不是来华悦楼接过我,送我回家?”

    我此话一出,骆向东那头半天没应声,我还以为他那头信号不好,所以连着‘喂’了几声。

    “我在听。”骆向东的声音传来,依旧是低沉悦耳的。

    他说:“你那天喝多了。”

    我说:“确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