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只要他的‘生日快乐’(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6 书名:《我亲爱的骆先生》    [完本] 2018-08-05
A A A A x
b B
    安静的车内,只有街边路灯的微弱光亮,让我隐约看到身旁纪贯新的脸。我说完之后没多久,只听得他轻声接了一句:“那就好。”

    我心底觉得今晚的纪贯新有点奇怪,但到底怪在哪里,一时间又说不出来。

    坐在车里,我不说话他也不说。过了一会儿,我始终觉得有点别扭,所以主动开口问道:“你真在我这儿等了三个小时吗?”

    纪贯新侧头看了我一眼,出声说:“我骗你干嘛?”

    我瘪嘴回道:“莫名的有点不信呢,新少还有等人的时候?”

    纪贯新勾唇一笑,不知道是不是光线昏暗的缘故,我忽然觉得他这一笑有种勾人摄魄的邪魅。

    他说:“我也不信,我竟然能在这儿等你这么久。”

    心底忽然一动,也许是感动,也许是悸动。

    我看着他那两条露在外面的精致锁骨,一时冲动,出声问:“哎,你是不是最近瘦了?”

    纪贯新表情淡淡:“有么?”

    我点点头,出声道:“感觉是瘦了。对了,你感冒都好利索了吧?”

    纪贯新道:“早好了,我是纸人吗?生病这么久还不好?”

    我说:“好了就好。你晚上还没吃饭呢吧,你等我把小猫送楼上去,一会儿下来请你去吃饭。”

    纪贯新淡笑着回道:“行了,你有这个心就够了。太晚了,你回去睡觉吧,这饭攒着,改天再吃。”

    我朝他瞥眼一笑,问:“哎呦,不是您老的性格啊?”

    纪贯新笑着回道:“等你等太久,困了。”

    我说:“那好吧,我就不打扰您老人家回家睡觉了,你开车回去小心点,什么时候有空给我打电话,我请你吃饭。”

    纪贯新问:“你这就把我给打发回家了?难道不应该邀请我去你家坐坐的吗?”

    我瞧着他那一脸不正经的样,立马瞪了他一眼,然后说:“你想的美,送块表就想直接登门入室?做梦呢吧?”

    纪贯新闻言,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他出声回道:“我这辈子第一次送礼还吃鳖的。”

    我说:“认识我之后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和第n次了。”

    纪贯新看着我,我能清楚感觉到他眼中的宠溺跟纵容。

    临下车之前还跟他侃了两句,我一手勾着车门,另一手抱着礼盒,转头对纪贯新说:“我回去了,你开车小心。”

    纪贯新‘哎’了一声,我挑眉看他。

    他说:“临走之前不给个晚安吻吗?”

    我立马垮下脸,想也不想的回道:“神经,你病还没好呢吧?要不要我帮你联系三医?”

    说罢,我径自推开车门下去,关上车门之后,对他摆了摆手,然后转身大步往公寓方向跑去。

    纪贯新的车内暖风开的很足,我这乍一出来,车里车外温差不下五十度,冻得我整个人缩在一起。跑到公寓大门口,我掏出房卡刷开门,一手抵着门,转头一看,天蓝色的跑车还在那里停着,一动没动。

    我扭着脖子,大声说:“回去吧。”

    我本想跟纪贯新摆摆手的,可是双手都占着,我也就没摆。说完之后,我人往大门里面一迈,回家。

    回到家之后又变得很温暖。我抱着礼盒来到客厅沙发上,衣服还没脱就开始打灯看它们。折腾了一晚上,两个小家伙一会儿睡一会儿醒,我生怕再把它们两个给冻病了,好在看样子还行,这才放下心来。

    将外套跟围巾脱下挂在玄关衣架上,我抱着礼盒迈步上了二楼。手机早就没电了,放在床头柜处充电,我把两只小猫从礼盒中小心翼翼的抱出来,放在床上。

    白色小猫坐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双暗蓝色的大眼睛中满是睡意;灰色小猫则一如既往的淘气,迈着小短腿向我走来。

    我盘腿坐在床上,伸出一根手指逗弄它,时间倒也过得很快。

    没多久,只听得床头柜处手机开机声,再过了几秒,随之而来的就是未接电话跟未读短讯的提示。

    我在这方面有点强迫症,看不得手机上有任何未更新的软件和未读的消息等。

    所以我从床上爬过去拿起手机,以为未接电话都应该是纪贯新打来的,却没想到……

    我看到最近的两通未接电话,竟然都是‘东’打来的。

    划开屏锁,我先看到短讯处有两个未读提示。打开来一看,上面的一条是骆向东发来的,下面的一条则显示着航班号等等。

    秉持着令人激动的东西都留在最后的原则,我先是看了下面的一条短讯。短讯上写着我所乘坐的ua7610美国联合航空的航班从夜城飞往纽约,将于明天下午五点准时起飞,提醒我带好所有证件,提前去机场。

    光是看到这条短讯的时候,已经足以够我呆愣半天的。看了好几遍之后,我又退出来去看骆向东给我发的那条。

    果然,他说:给你订了机票,明天过来。

    寥寥数字,却足以让我在半夜三更心脏狂跳,那感觉不亚于骆向东就站在我面前,然后一把把我抱住,告诉我,我想你了。

    我拿着手机先是一阵激动,随即而来的便是心酸跟哽咽。两条短讯而已,我却哭了。

    坐在床边,我伸手抹着眼睛,自己都觉得自己可怜。凭什么骆向东一个多礼拜不出现,一个电话一个解释都没有,如今几个字就让我为他掉眼泪?

    有没有这么欺负人的?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我是他家kingb还是queenb啊?

    正想着,手上的手机忽然亮起来,我低头一看,伴随着熟悉的铃声,屏幕上显示来电人:东。

    骆向东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我却心里委屈的不想接。

    按下挂断键,我矫情的躺在床上等他再打来。

    说实话,不是不想接,而是想疯了。我知道我故意挂断之后,他一定会想办法再联系我,而我,只需要享受那种被他不停找的感觉就好了。

    恋爱中的女人是傻子,单恋中的女人是疯子。

    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喜欢的偷偷摸摸不说,如今就连自己都骗自己这事儿都做的出来。

    靠在床头,我拿着手机一眨不眨的看着。没过五秒,屏幕又亮起来,当然还是骆向东。

    我再次挂断。

    他又打开,我还是挂断。

    一连四次之后,骆向东主动给我发了条短讯,他问:短讯看到了吗?

    我伸手轻轻摩挲手机屏幕上骆向东发来的几个字,一如在摸着他的脸。我知道我已经病入膏肓了,毕竟这模样在旁人眼中,可能跟神经病无异。

    可怎么办?

    我的心已经不由自己做主了,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也希望一颗心可以不为他的喜怒哀乐而变化。

    其实我还是有理智的,只是仍旧会心痛。爱情这东西,弄好了就是皆大欢喜,弄不好就是歇斯底里。

    从前是明知喜欢却暗自放纵,总以为以自己的能力和自制力,一定会控制的很好;可事到如今我才明白,在情这个字面前,没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理智战胜感性。最起码,我不能。

    我没回骆向东的短讯,有点出神的看着某一处。

    灰色小猫不知何时从床尾爬到了床头,此时正抬起一只爪子放在我的衣角上。我余光瞥见,跟它四目相对。

    它天然萌,我正兀自抑郁。看到它我的心情多少缓解一些,将它抱到我肚子上,我摸着它的头,努力勾起唇角。

    在我跟小猫互动的时候,骆向东的电话再次打来。

    我心底盘算着,挂了四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