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拿自己不当外人(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8 书名:《我亲爱的骆先生》    [完本] 2018-08-05
A A A A x
b B
    纪贯新转过头来看我,顿了一下,他出声回道:“不着急啊,这不是碰见你跟学弟了嘛。”

    说罢,他又看向对面的匡伊扬,开口问道:“能喝酒吗?”

    匡伊扬没有马上应声,纪贯新立马道:“小孩子估计都喝不了什么酒,子衿,我们喝点。”

    我刚要说话,匡伊扬那边道:“你想喝什么?”

    纪贯新道:“啤的白的随你,我都行。”

    匡伊扬说:“那就喝白的。”

    纪贯新马上扭头叫来服务员,说:“国窖先给我来两个。”

    我皱眉看向纪贯新,不高兴的说道:“你想干什么,他不能喝酒的。”

    纪贯新压根不看我,只是抬眼看着对面的匡伊扬,似笑非笑的问道:“你到底能不能喝?”

    匡伊扬道:“既然你想喝,我陪你。”

    纪贯新立马道:“爽快。”

    我真是要被他们两个烦死了,管不了纪贯新,我看向匡伊扬,眼带担心的说道:“伊扬,你别理他,他喝多了就这样。”

    其实我也不知道纪贯新喝多了什么样,反正他平时就有够讨人厌的。

    匡伊扬平静的回了句:“没事儿。”

    我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怎么就碰上纪贯新了呢,而且他喝多了比平常更难缠。

    服务员很快拿上来两瓶白酒,纪贯新跟匡伊扬一人一瓶。倒了一杯酒,纪贯新拿着酒杯,看着对面的匡伊扬说:“你在追子衿是吧?”

    匡伊扬帅气的脸上不无挑衅之意,面色淡淡的回道:“是啊。”

    纪贯新道:“学弟,我真得好心提醒你几句,梁子衿不好搞,你还是别追她,换个人追得了。”

    匡伊扬面不改色,径自回道:“我就喜欢她。”

    纪贯新道:“真不换人?”

    “不换。”

    “行,那我今天就已你学姐好朋友的身份验验你,看你到底够不够格追她。”

    说罢,纪贯新忽然抬起手中酒杯,直接一仰头,一整杯白酒干了。

    匡伊扬见状,立马不甘示弱,跟着举起酒杯,也干了。我拦都没拦住。

    待到两人都喝了一整杯之后,我皱眉对纪贯新说:“你够了啊,说两句玩笑差不多就得了,别灌他酒,他不能喝。”

    我不敢真的太跟纪贯新翻脸,不然也怕他下不来台。

    纪贯新还没等说什么,对面的匡伊扬出声道:“学姐,你别管,我能喝。”

    这小子还来劲儿了,倒了第二杯白酒,举起来对着纪贯新说:“既然是我学姐的好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来,我敬你一杯。”

    纪贯新天生就是个刺儿头,看热闹都不嫌事儿大的主,更何况自己就是个热闹。

    马上倒了一杯酒,他跟匡伊扬碰杯,二话没说,两人又是一饮而尽。

    酒杯是一两半一杯的,两人这么一分钟不到就喝了三两,白酒可不是这么喝的。

    纪贯新本来就喝多了,匡伊扬更是没什么酒量,我怕他们两个再喝出什么问题来,所以赶紧出声拦着:“行了行了,别再喝了。”

    纪贯新说:“子衿你不用担心,我的酒量你还不知道吗?”

    我心想,我知道个屁!

    纪贯新又说:“我看你这学弟酒量也不错,你别拦着,好像你学弟多怂一点酒都不能沾似的,那不成娘儿们了吗?还怎么配得上你?”

    这话摆明了在激匡伊扬,我真怀疑纪贯新到底喝没喝多。不喝多不会这么亢奋,喝多了又不会这么激灵。

    哎,我真是弄不懂这帮人。

    匡伊扬也不服纪贯新,主动举杯呛纪贯新喝酒,两人一口一杯,短短时间就一人喝了一整瓶的白酒。

    白酒是四十八度的,不是很高。但这酒后劲儿大,我又不敢拦着他们其中任何一人,只得破釜沉舟的说道:“要喝酒带上我。”

    不然他们两个喝的不亦乐乎,剩我一人在这儿傻杵着也怪尴尬的。

    见我抢过酒瓶要倒酒,纪贯新跟匡伊扬几乎是同时说:“学姐,你别喝了。”

    “你喝什么酒?”

    我不看他们任何一个,只是径自回道:“不是高兴嘛,我也高兴,大家一起喝。”

    我表情正常,语气也是平稳的,可纪贯新跟匡伊扬都消停了。因为他们都知道,暴风雨前的宁静,就是我现在这样的。

    我举起酒杯,终是抬眼看向纪贯新跟匡伊扬,勾起唇角,微笑着道:“来,大家喝一杯,喝完之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纪贯新跟匡伊扬都没有举杯,桌子中间的火锅一直在烧,红汤跟清汤都在咕嘟咕嘟的冒泡。周边传来陌生人的说话声跟笑闹声,而唯有我们这桌,鸦雀无声。

    几秒之后,见两人都没动,我也不管他们,自己喝了一杯,然后将杯子放在桌上。起身对旁边的纪贯新说:“让一下。”

    纪贯新道:“你去哪儿?”

    我说:“去结账。”

    纪贯新哎呀一声,然后道:“还用得着你去结账?一会儿我去,你先坐……”

    “起来。”我一手拿着包,一手拎着外套,面无表情,发号施令。

    哪怕纪贯新喝多了,他也看得出我发脾气了。

    尴尬的别开视线,他对匡伊扬道:“你学姐要走,你说点什么。”

    匡伊扬干脆起身说道:“学姐,我去结账,你先等一下。”

    匡伊扬迈开长腿往前走,纪贯新这才伸手拉住我的胳膊,硬是拽着我,让我坐下。

    我耸了下手臂,甩开纪贯新的手,皱眉瞪着他。

    纪贯新也不装傻,直接说道:“你看你生什么气,我这不是帮你试试这小子嘛。”

    我挑眉回道:“你算老几?要你试?”

    纪贯新瞪眼回道:“我不是你哥嘛!”

    我说:“你给我滚。”

    本来没他搀和还没什么事儿,如今被他一搅和,倒和稀泥了。

    纪贯新脸皮厚,出声说道:“现在这年头男人多靠不住啊,我不帮你把把关,你要是叫人给骗了怎么办?”

    我说:“你不把我给骗了,我就谢天谢地了!”

    纪贯新挑眉道:“我又怎么骗你了吧?”

    我刚想说他跟骆向东交恶的原因,明明是因为他妹妹,结果纪贯新却骗我说是他抢了骆向东的女朋友。

    可这话刚到嘴边,正赶上匡伊扬回来,他看着我说:“学姐,我们走吧,电影快开场了。”

    我站起身,纪贯新挡住出路,我对纪贯新说:“你快点上楼找你朋友吧。”

    纪贯新坐在沙发上,侧头抬眼看着我问:“你们去哪儿看电影?”

    我真是服了他了,他怎么跟狗皮膏药贴树皮似的,这么难缠?

    我说:“你先让我出去。”

    纪贯新说:“你先告诉我。”

    我太了解他在这方面异于常人的耐力,曾几何时当街把我弄哭,就为了让我服软。

    匡伊扬见状已是不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