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只要他心中有我(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4 书名:《我亲爱的骆先生》    [完本] 2018-08-05
A A A A x
b B
    我听着骆向东口中平静的说出分手,自杀,割腕等字眼,每一个字都足以令我心跳加速目瞪口呆。

    而他那句‘但凡我身边有在乎的女人’,更是让我整个人如遭电击,浑身都酥酥麻麻的。

    这种又恐怖又让我心跳加速的说法,我还是第一次感受到。

    强忍着异样的情绪,我看着骆向东道:“你到底把他妹妹怎么了?”

    一般分手也不至于到自杀的地步,就像我跟陈文航谈了七年,被劈腿也没想过要自杀,顶多也就是想过杀了陈文航而已。

    骆向东淡淡道:“我说了,就是分手。”

    我狐疑着问道:“你要是不对人家做什么特别过分的事,人家也不至于割腕自杀。”

    骆向东反问道:“那你觉得我能对她做什么特别过分的事?”

    我眼神略微躲闪,随即试探性的问道:“你……许了诺之后又不负责任了吧?”

    骆向东说:“谈恋爱时候说的话,鬼才相信。”

    他这话说的……还真是十足的花花公子做派。

    如果这话是从其他人嘴里面说出来的,我定要鄙视到极处,可我对骆向东的喜欢已经达到有点盲目的地步,所以哪怕觉得他这话说的不是人,也只是略微有些不爽,没有达到厌恶的地步。

    而且心底深处竟然因为他没有真心喜欢过某个女人而觉得暗自庆幸,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变态。

    微垂着视线,自我纠结了一会儿,我出声回道:“那难怪纪贯新看你不爽了。”

    骆向东不愿意再提这件事,他只是警告我说:“梁子衿,离纪贯新远点儿,他对你没安什么好心。”

    我抬眼看向骆向东,出声回道:“今天我跟纪贯新吃饭的时候他还说过一句话,他说我越是不搭理他,他越是要缠着我,反而我要是随叫随到,估计他没多久就腻歪了,不找我玩了。”

    骆向东没好眼的瞥了我一下,开口道:“这种鬼话你也相信。”

    我挑眉回道:“不然呢?如果我明目张胆的躲着纪贯新,更坐实了心中有鬼的想法。我跟你只是朋友关系,又不是情侣,他没必要对我下手吧?”

    我说这话,与其说是探骆向东的口风,还不如说是麻痹自己。

    我要随时提醒自己,我跟骆向东只是朋友关系,他是有女朋友的人。

    骆向东道:“你这么想,你能确定纪贯新也这么想?”

    我出声回道:“如果我们两个真的有什么关系,你也不会跟杜婷在一起了。纪贯新不是没长眼睛,他看的到。”

    骆向东皱眉看着我道:“说了这么半天,你还是要跟纪贯新在一起?”

    我说:“别说的好像我跟纪贯新有什么私情似的,我只是觉的……”

    顿了一下,我轻声回道:“我只是觉的纪贯新也挺可怜的。”

    骆向东沉着脸问道:“他有什么好可怜的?”

    我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倒过来说也是一样的。你跟纪贯新互看不顺眼,说白了还不是因为他妹妹。我跟纪贯新认识时间也不短,不管他是在我面前装的也好,演的也好,总之目前为止,我还没觉的他这个人哪里很坏,所以我不想因为害怕一个人坑我,就主动不跟他在一起。更何况纪贯新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与其被他成天烦着,我还不如顺其自然,如果他真要坑我,那也是命中注定的事儿。”

    骆向东听完之后,不由得哼了一声,满脸嫌弃,随即道:“你还真有觉悟。”

    我不顾他的嘲讽,开口回道:“反正你放心,我会自己留意的。”

    骆向东道:“我放心个屁,看到你跟纪贯新在一起,我心里面都直突突,谁知道他会对你做什么?”

    他说的难听,但我却心花怒放。骆向东这是在明目张胆的表明他对我的关心跟在意。

    我,我该说点什么表达感谢呢?

    正在我兀自着急说点什么的时候,骆向东眉头微蹙,似是有了一计,只听得他出声说道:“这样吧,以后你再跟纪贯新见面,必须要事先通知我,我要知道你们见面的时间跟地点。还有你在他面前,千万别表现出跟我关系不错的样子,就说我……总是骂你,总是给你脸色看,反正就是什么不好说什么,总之让他觉得我们两个关系并不怎么样就行了。”

    我下意识挑眉回道:“你这么鸡贼?”

    骆向东与我对视,黑色的瞳孔中满是压抑的暴躁跟不悦。

    我连忙改了一下修辞,出声说道:“你说得对,真是智慧。”

    骆向东这才勉强别开含着高压的双目,径自说道:“反正我好话赖话说尽,目的只有一个。梁子衿,你可以跟纪贯新接触,就像你说的,这是你的自由,我也管不了。但如果哪天让我发现你跟纪贯新之间不清不楚……”

    说到此处,他又忽然将视线落在我身上。

    我只觉得浑身一个机灵,因为他的眼神,真的是太吓人了。

    他没有在开玩笑,而是极其认真的在警告我。

    他说:“我之前跟你说,如果你野心太大,我让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你可以把这句话当玩笑,但如果你触了禁忌,我也一定会说到做到。”

    骆向东真的发脾气的时候,我还是很害怕的。

    见状,我点头如捣蒜,连声回道:“我保证不会跟纪贯新之间有什么,我发誓。”

    骆向东抬起左手看了眼腕间的手表,然后起身道:“回公司,下午有个客户要见,带你去。”

    我现在对客户这两个字敏感的不行,一想到客户就想到林寿祥,一想到林寿祥就想到提成。

    提成……我脑袋灵光一闪,出声道:“哎,你等一会儿。”

    骆向东被我叫住,站在原地。我转身跑到沙发另一头,从外套口袋中掏出一个盒子,然后又转身回到骆向东面前,递给他说:“送给你的。”

    骆向东伸手接过去,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是一款黑色的hermes男士钱包。

    骆向东拿出钱包,出声道:“干嘛送我礼物?”

    我微笑着回道:“我这个月发薪水,发了二十五万!”我把二十五这个数字稍稍咬重了一些,故意带着一丝炫耀的口吻。

    骆向东闻言,不由得挑眉问道:“是多了还是少了?”

    我瞪眼回道:“当然是多了!”

    骆向东随口回道:“哦,那我回公司叫财务下个月少给你算点儿。”

    我皱眉回道:“哎呀,别这么认真嘛。”

    骆向东终于露出一丝淡笑,出声道:“发了薪水,钱多了没地方花,所以送我礼物?”

    我说:“刚开始看到卡里面突然多了二十五万,我还以为是骗子呢,后来找财务部的人发了明细给我,我才知道是亚林企业那单算在我头上了。”

    说着,我抬眼看着面前的骆向东,完全真诚外加感动的说道:“东哥,真是太谢谢你了,从我来骆氏上班开始,你里里外外大大小小帮了我不少忙。你之前送给我奶的那根人参,医院的人说要十几二十万,我现在还没这么多钱还给你,就先送你一些小礼物。这钱包应该还拿得出手,你想用就用吧。”

    骆向东道:“行,那我就收着了。”

    闻言,我立马勾起唇角,笑着回道:“等我下个月发薪水,争取送你点贵的。”

    骆向东似笑非笑,出声回道:“可得了,有钱你自己留着花,给家里或者攒着都行,我什么都不缺。”

    我说:“这不心思贿赂贿赂你,以后你多带我见几个客户,我也好多拿点提成嘛。”

    骆向东当即出声嘲讽:“掉钱眼儿里面了。”

    他能揶揄我,证明气消了。我努努嘴,大着胆子说道:“东哥,以后咱能好好说话吗?尤其在外人面前,你给我留点面子,怎么说我也是个女的嘛。”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