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装睡(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2 书名:《我亲爱的骆先生》    [完本] 2018-08-05
A A A A x
b B
    这次是我大意了,没照顾好你。

    我没想过骆向东有一天会对我说这样的话,我还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他别开视线,脸上不无歉疚之色。

    我心底……说不出是惊讶,是意外,亦或是酥麻的感动。

    这一刻,好像是酒精上涌,麻痹了我的正常思维,让我有种怦然心动的错觉。

    足足愣了三五秒不止,我做贼心虚的收回看着楼下的的视线,佯装无意的回道:“没事儿,是我自己要喝的,也不是你逼我的。”

    骆向东没有看我,他只是径自出声说道:“你说得对,你在夜城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就只能依靠我一个人了,从今往后,但凡有什么事儿,你尽管来找我。”

    闻言,我下意识的扭头看向他,挑眉问道:“我说什么了?”

    骆向东听到这话,也不由得侧头向我看来。我俩四目相对,几秒之后,他挑眉道:“你该不会是又忘了吧?”

    眉头微蹙,我努力回想之前发生了一些什么,我只记得在酒桌上跟林寿祥喝酒,再后来……

    骆向东看我这德行,也知道我又断片了,他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来,干脆转过头去。我怀疑他是眼不见心不烦,不待见我了。

    我说:“我是不是又跟你说一些有的没的了?”

    骆向东眼睛看着前方,径自回道:“其实也没说什么……只是说你如何考来的夜城,又如何被一对狗男女给欺骗,家人朋友都不在身边,就只有你那个大学的系主任还算照顾你,结果还突然就没了。”

    我听着骆向东阴阳怪气的口吻,脸色一阵红一阵青。

    我他妈真想把自己的舌头给拔了,怎么酒品就这么差?喝高了就这么没有把门的?不说能给我憋死不成?

    骆向东见我沉默,他瞥眼看向我,似笑非笑的说道:“嘛呢?”

    我不敢去看他的脸,觉得丢人,只是沉声咬牙切齿的回道:“我要是再喝多,你甭管我,给我扔街上得了。”

    骆向东道:“扔街上,然后呢?”

    我说:“让我长长记性。”

    骆向东一个没忍住,笑着说道:“那回头路人要是出点什么事儿,我多过意不去啊。”

    他摆明了嘲讽我,我也是脑子反应慢,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抬头瞪了他一眼。

    随着头顶的药水一滴一滴的注入我体内,那种浑身无力,头晕恶心的感觉,也逐渐淡化。

    一瓶快要点完的时候,骆向东叫来了护士,护士帮我又换了一瓶新的。

    我见旁边还有一瓶很大的,心想这都些都点完,估计天都亮了。

    坐我身边的骆向东自始至终没有提过要走的话,但他偶尔侧身去打哈欠,我还是注意到的。

    想了一下,我出声说道:“东哥,太晚了,要不你先回去睡吧,我点完自己能走。”

    骆向东闻言,侧头看了我头顶的药瓶一眼,随即出声回道:“点着吧,反正我回去也没事做。”

    我说:“半宿半夜的,你得睡觉啊。”

    骆向东道:“我总不能把你一人儿扔在这儿吧?”

    我说:“没事儿,这里有医生有护士,点完我叫个车就回去了。”

    话说到这里,我忽然眼神一变,想起我出门的时候,竟然忘记带钥匙。

    见我一副懊恼的样子,骆向东道:“怎么了?”

    我愁眉苦脸的回道:“钥匙落在家里面了。”

    骆向东闻言,倒没有很诧异,只是没好眼的瞥了我一下,出声道:“你怎么不把脑子也落家里面?”

    我咧着嘴咝咝出声,要不是手上扎着针,我真想抬手给自己一下子。

    骆向东从旁说道:“行了,你把这些都点完也得天亮,回头正好叫开锁的上去,不然这大半夜的你怎么办?”

    我说:“就是怕这种事,所以我还有一把钥匙放在公司里面了。”

    骆向东道:“那更方便,等天亮回公司拿吧。”

    我俩一说一过,就把让他走的话题给岔开了。靠坐在椅子上,我昏昏欲睡,骆向东坐在我旁边玩手机。

    不知何时我隐约醒来,见面前的护士正在给我换药,而我……歪头枕在某人的肩膀上。

    某人不知道我醒来,低声对护士说:“她这几瓶药都点完之后,就可以完全好了吗?”

    护士也小声回道:“肠胃炎需要养,这些只是止痛消炎的药,回去之后要多注意调理,尤其不能吃辛辣的食物,尽量清淡。”

    骆向东点点头。

    我一动不敢动,甚至在护士低下头的时候,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生怕她发现我醒着。

    可我如今已经醒了,清醒,极度的清醒。

    护士逐渐走远的脚步声在我耳边清晰放大,我静心下来,甚至能听到身旁骆向东的呼吸声。

    我怎么会枕着他的肩膀?

    还有我现在到底是继续装睡,还是佯装无意的醒来?醒来之后我要跟他说什么?会不会很尴尬?还有……

    越想越觉得糟心,我错过了最佳醒来机会,只得装睡到底。

    睡着的时候怎么枕着他的肩膀,都觉得很舒服;可如今醒来之后要装睡,怎么都觉得别扭。枕了没十几分钟,我就觉得脖子发僵,大脖筋抻的生疼,很想动一下换个姿势,又怕骆向东察觉我是装的。

    当真是四个字总结我现在的境况:自作自受!

    我闭着眼睛,能感觉到眼球在转,睫毛在颤,只庆幸以骆向东的角度,他应该看不到。

    正想着,骆向东的声音恰好传来,他说:“梁子衿。”

    我吓得心里面咯噔一下,第一个反应就是:完了,骆向东知道我是装的,那我睁眼之后要怎么辩解?

    “梁子衿?”

    因为各种原因,我硬着头皮装没听见,后来骆向东干脆伸手拨了拨我的手臂,我是极其不愿意,但也不得不张开眼睛。

    骆向东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哦,原来他是要去洗手间。

    我慢慢抬起头来,装作一副迷糊的样子,看着骆向东起身大步往前走去,我这才暗自松了口气。

    他,应该没看出我后来是装的吧?

    骆向东离开三五分钟,再回来的时候整个人神清气爽,估计是之前我枕着他肩膀睡觉,他憋了半天,实在憋不住才叫醒我的。

    在我身边坐下,他出声说道:“脸色好多了。”

    我下意识抬手摸了下脸,脸上的冷汗早就干透了。睡了一觉之后,我也觉得自己清醒了不少,而且浑身也有力气了,没有不舒服的感觉。

    “幸好你带我来打针,不然我就要死在家里头了。”一边摇晃着微酸的脖颈,我一边说道。

    骆向东道:“也算你走运,我刚睡没多久你就打来,不然我真的睡着,估计你电话我都听不到。”

    我下意识的出声问道:“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都凌晨三点多了,你刚睡?”

    骆向东嗯了一声,然后道:“刚好在打游戏。”

    他的回答让我意外,我挑眉打趣:“没想到你还是个网瘾少年啊。”

    骆向东瞥了我一眼,淡淡道:“病刚好话就多起来,你是忘了自己之前那副病蔫蔫的样儿了吧?”

    我不以为意的出声回道:“有病当然是病蔫蔫的了,谁好的时候还会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