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威逼利诱,上了贼车(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0 书名:《我亲爱的骆先生》    [完本] 2018-08-05
A A A A x
b B
    纪贯新说完之后,见我没出声,他侧头过来打量我的神情。几秒之后,他有意无意的说道:“看你这副泪眼婆娑万念俱灰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为情所困,怎么,被男人给伤了?”

    我猝不及防的被他给戳中要害,当即控制不住,皱起眉头来。

    纪贯新见状,更是笃定心中所想,淡笑着道:“来,给哥哥说说,我帮你出出主意。”

    我心烦意乱,像是有一万只猫爪子一起挠我的心,我说不出是痒还是疼,只得没耐心的说道:“停车。”

    我怕我再跟他待在一起,保不齐会跟他打起来。

    纪贯新充耳未闻,径自说道:“你该不会是因为骆向东吧。”

    我眉头不由得蹙的更深,沉声回道:“你再不停车,别说我报警了!”

    纪贯新侧头看了我一眼,随即淡定的问道:“如果真是骆向东惹你了,要不要我帮你想办法报仇?”

    我一口气哽在胸口处,上不去也下不来,憋得难受。

    纪贯新软硬不吃,就像是滚刀肉一样,我这浑身的怒气,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撒。

    气到极处就是委屈,而委屈到极处,唯有流泪。

    几乎是一瞬间,我的眼眶便充斥眼泪,咻的别开视线,我不想让纪贯新看到我流泪的样子。

    可纪贯新还是发现了,他一脸诧异的瞥了我一眼,随即道:“哎,你别哭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着你了呢。”

    我伸手抹着眼睛,低声说道:“你停车,我要下车。”

    纪贯新道:“那你跟我说你为什么哭。”

    闻言,我几乎是哭笑不得的。我就纳闷了,怎么纪贯新这么爱跟别人谈条件。

    对他,我恨不得竖起全身的防备,但是这一刻,也不知道心里面怎么想的,也许是为了尽早逃开,所以我赌气似的回道:“跟人吵架不行吗?”

    纪贯新又道:“跟谁?”

    “人渣!”

    纪贯新目视前方,闻言,下意识的呦了一声,然后淡笑着说道:“现男友还是前男友啊?”

    我侧头看着窗外,紧抿着唇瓣,一声不吭。

    身边传来纪贯新的声音,他说:“嗐,这年头三条腿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儿的男人,还不满大街都是。有时候我就纳闷了,真搞不懂你们这些爱较真儿的人,没听过那句话嘛,但凡辛苦,必是强求。两个人开心才在一起,不开心分开就是了,何必苦苦相逼呢。”

    但凡辛苦,必是强求。

    纪贯新口中的这八个字,犹如兜头的一盆冷水,让我醍醐灌顶一般,猛然惊醒。

    从跟陈文航分手到现在,我几乎没有一天不活在痛苦当中。

    想到他从前对我的好,我心痛难忍;想到他后来对我的背叛,我恨之入骨;想到他终是离开了我,我分不清是想念还是毒怨,那种生不如死,彻夜难眠的煎熬,生生让我活在地狱之中。

    活的如此辛苦,全都因为我执意强求,强求不可能再回到的过去。

    一直压在心口上的大石头,似是有某一瞬间,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轻轻地喘了口气,心底也是轻松一片。原来只要我自己不再去强求,陈文航能给我带来的伤害,其实非常有限。

    在我兀自出神的时候,纪贯新又说了:“人在难受的时候,千万别一个人待着,更别企图憋在心里暗自消化,这就跟古代练功似的,一不小心容易走火入魔。你跟哥走,哥带你出去玩一圈,保准你心情大好,什么人渣败类统统忘掉。”

    我侧头看向纪贯新,用泛红的眼睛盯着他,出声问道:“你跟我们骆总是什么关系?”

    纪贯新闻言,似笑非笑,故意卖了个关子,不答反问道:“你觉得呢?”

    我说:“仇人。”

    除了仇人之外,我想不到任何关系,是一见面就分外眼红的。

    纪贯新听我如此说,脸上的笑容变大,或者说是变得意味深长。

    几秒之后,他出声回道:“你说得对,我们是仇人。”

    我打量他说话时脸上的神情,但见他皮笑肉不笑,端的让人头皮发麻。

    暗自咽了口口水,我准备明哲保身,所以在车子停到前方路口的时候,我不着痕迹的说道:“你在街边放我下来就行,我还有事。”

    纪贯新淡笑着道:“你现在是上了贼车,哪有那么容易下。”

    我顿时侧头看了他一眼,眼中不无防备之色。

    几秒之后,纪贯新瞥了我一眼,然后道:“你怕我给你拐了?”

    我说:“我跟骆向东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我们就是上司和下属。”

    言外之意,你抓我也没用。

    纪贯新眼中划过一抹促狭,他开口回道:“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立马道:“我真的不是他女朋友,你找我的麻烦也没用。”

    我急得不行,生怕纪贯新对我做什么。

    此时红灯转绿,纪贯新脚下油门一踩,跑车立马咻的窜出去。

    我看着街边迅速后退的景物,皱眉道:“你跟骆向东的事,你们两个自己解决,别把我牵扯进来,我……”

    “我如果想找你的麻烦,你现在就不会好好的坐在这里了。”

    纪贯新忽然开口,声音听不出喜怒。

    可我仍旧惴惴不安,心中只想着下车,深吸一口气,正当我准备回些什么的时候,身旁的纪贯新又开口加了一句:“我这人吃软不吃硬,今天我还就想带你出去散散心,如果你不想让我霸王硬上弓的话,我劝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坐着,别惹我不、高、兴。”

    最后三个字,他说的很慢,而且一字一顿,端的令我浑身发麻,鸡婆疙瘩起了一层。

    我早就知道纪贯新不是个好惹的主,而此时就像他自己说的那般,上了贼车,哪儿那么容易下。

    我坐在副驾,一声不吭,脑子却在快速的盘算着。

    我没带包,浑身上下只有裤子口袋中的手机。为了人身安全着想,我要不要随时准备报警?

    “夜城警察局局长,是我二叔,你自己看着办。”

    静谧的车中,纪贯新忽然撂下这么句话,吓了我一跳。

    不仅是他说话的内容,而是他竟然猜到我心里面在想什么。

    眼下我已经暂且忘记陈文航,更忘记跟他之间的不愉快,我满脑子都是此时自己的处境,纪贯新到底要带我去哪儿,他要干什么。

    放在裤袋中的手机,一直都没有机会拿出来。

    纪贯新开了十几二十分钟之后,跑车停在了一家出名的私人会所门前。他熄火,然后解开安全带。

    我比他慢了一步,但也很快解开安全带下车。

    会所门前,整齐停放着不下五十辆的豪车,一看就知道是有什么上流社会的聚会,在这里举行。

    果然,纪贯新拿着车钥匙来到我面前,出声说道:“放心,里面别的没有,人多得是,我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对你做什么事的。”

    我说:“那你带我来这儿干什么?”

    纪贯新一脸坦然的表情,随口回道:“不然呢,你想去哪儿?”

    我如鲠在喉,暗道他还真是能噎人,明知道是他逼我来的。

    见我不做声,纪贯新开口道:“走吧,进去。”

    我终于明白什么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