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帮你的人是我(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8 书名:《我亲爱的骆先生》    [完本] 2018-08-05
A A A A x
b B
    我不着痕迹的打量她的表情,但见她微笑着看向我,我后脊梁一冷,赶紧打了声招呼,退出办公室。

    拿着文件夹出了翻译部,我乘电梯往顶层去。

    到了顶层之后,马上有人过来询问我,我说:“我帮翻译部的周部长过来送一份文件给骆总。”

    来人闻言,带我去到总裁办公室门前。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顶层,也是第一次看到总裁办公室的房门长什么样。

    内心既忐忑又有些小兴奋,我不着痕迹的控制着脸上的表情,听着敲门之后,门内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出声说道:“进来。”

    推开木制的厚重房门,我迈步往房内走。

    房间中铺满绣着暗纹的华丽地毯,高跟鞋踩在上面,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走过一个小走廊,然后视野豁然开朗。在我的正前方,是一片高有四米,宽差不多十米的巨大落地窗。阳光从外面倾洒进来,照在右侧的黑色办公桌上,我看到身穿米白色衬衫的骆向东正坐在宽大皮椅上,他眼睛盯着电脑,并没有看我。

    有那么个瞬间,我被眼前的景象所迷惑,因为被阳光包围的骆向东的脸,好看的有些不大真实。

    不过这样的迷惑这是稍瞬即逝,我很快回过神来,迈步往前走去。

    “骆总,这是我们周部长叫我给你送来的文件。”

    我将文件夹放到骆向东面前的桌上,声音与其说是恭敬,还不如说是公式化。

    骆向东看都没看我一眼,他直盯着电脑,右手握着鼠标在动。

    薄唇开启,他出声说道:“听说你刚才去送kitty了?”

    虽然是问句,但却是肯定的口吻。

    我眼神微变,轻声回道:“是。”

    骆向东道:“整栋大楼上上下下那么多双眼睛,你还真是不怕惹一身的麻烦。”

    如果不是kitty再三对我说,其实骆向东人不错,背地里也很罩着我。我此时听到这种话,一定以为他是冷血无情的人。

    唇瓣开启,我面无表情的回道:“不管怎么说,kitty这次也是帮了我的忙,于情于理,她离开骆氏,我都应该去送她一程。”

    骆向东闻言,终于舍得抬起他那双漂亮的黑眸,他看着我说:“帮你的人不是我吗?”

    我对上骆向东那双看似美丽,实则有毒的双眼,差点一不小心陷进去,好在我及时悬崖勒马,别开视线,出声回道:“我听kitty说了……”

    骆向东一本正经的看着我,开口道:“既然你已经知道是谁一直在背后帮你,为什么你对我从来没说一个谢字?”

    我心中下意识的反驳:我是因为谁才落得之前那种进退两难的境地?还不是因为他!还真好意思在这儿邀功。

    我什么都没说,可骆向东却在盯了我几秒之后,径自说道:“原来你心里面在怪我连累你。”

    我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

    出于很多方的原因,我张开唇瓣,出声回道:“骆总,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说谁是谁非也都不重要。”

    骆向东轻轻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的说道:“你一句谁是谁非都不重要,我这儿可还少了一名得力的助理呢。”

    我心想,跟我说有什么用?我还能赔你一个不成?

    “骆氏人才济济,缺什么也不会缺人才的,骆总可以重新再聘一名助理。”

    我努力地挤出一抹微笑,言不由衷的说道。

    骆向东看着我,忽然道:“你有没有兴趣上楼来当助理?”

    我顿时眼睛一瞪,连连摇头回道:“不行,我不行……”

    骆向东见我的样子,不由得皱眉道:“让你上来当我的助理,又不是让你来送死,你那是什么表情?”

    我也是后知后觉,知道是自己反应过激了。强忍着内心的惶恐,我努力控制着面部表情,认真的回道:“不是,骆总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骆向东眸子中带着十足的压迫感,那样子像是如果我回答的话,并不是让他满意的,他分分钟能弄死我。

    我眼球滴溜溜的转着,小心斟酌用词,轻声回道:“我是学语言的,不是学行政的,助理这个活儿,我干不了。”

    骆向东道:“你天生下来就会吃饭吗?还不是后天学的。”

    闻言,我只觉得血气上涌,说不出是急的还是气的。

    我出声回道:“骆总,承蒙你看得起,但你也说过,人贵有自知之明,我没有这个金刚钻儿,也揽不了这个瓷器活儿。”

    骆向东忽然勾了下唇角,淡笑着说道:“我说的话,你倒是记得清楚。”

    我笑的僵硬,点头回道:“是啊,骆总说的话,我一直铭记于心。”

    骆向东见我一副低眉顺眼的老实样,沉默数秒,他出声问道:“梁子衿,我可就给你这一次机会,你真的不愿意上楼来当我的助理?你要知道,多少人做梦都不敢想。”

    我心想,我现在连梦都不想做。

    不敢拒绝的太快,以免骆向东发飙,但又不想耽搁太久,所以我故作挣扎,迟疑了数秒之后,出声回道:“骆总,我想清楚了,我会在翻译部好好干的,不给你丢脸。”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我一直觉得自己挺过了这道坎儿,以后就没有什么难事可以阻挡得了我了。

    之前那段日子我几乎是吃不好也睡不好,人都熬得瘦了一圈,后来kitty私下里打电话给我,说她已经在方达集团正式上班了,而且也是高层助理,我听到这话之后,一直提着的一口气,总算是放了下来。

    周六,我躺在公寓的床上睡得昏天暗地,好像正梦到小的时候,我在我奶家,跟我堂弟两个人打水仗,结果一瓢水下去,把我叔叔养在水缸中的金鱼给泼了出去,当场死亡。

    我隐约能感觉到自己是在做梦,也知道这件事在现实中确实发生过,正当我在梦中与我堂弟讨论该怎么骗过去的时候,手机铃声突入,逐渐将我从梦境中拉回现实。

    我睡得太沉,以至于眼睛怎么都睁不开,几乎是闭着眼睛接通的电话。

    “喂……”我声音很是低沉,带着明显的睡意。

    手机中传来我妈的声音,她说:“子衿,还在睡觉呢?”

    我没有张嘴,只是嗯了一声。

    按理说遇到这种情况,我妈都会说随后再打来,先让我睡觉,但今天她却直言道:“子衿,你起来吧,我跟你爸还有你奶,都来夜城了。”

    我听到这话,五秒之后,睁开眼睛,就听我妈我继续道:“我们在医院呢,你奶的腿突然很疼,凉城那边也检查不出什么来,我们想着带她来夜城做个全面检查,顺道来看看你。”

    我几乎是瞬间就清醒了,从床上坐起来,紧张的问道:“我奶怎么样了?你们现在在哪家医院?”

    “你奶刚被护士带到里面去检查,还不知道什么结果呢,我们在市医院。”

    “好,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之后,我掀开被子下床,洗脸梳头刷牙,一共用了不到八分钟的时间。

    妆也没化,我随便穿了件黑t恤和白裤子,拿着包跑出了门。

    打车来到市医院,见到我妈后,我妈将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我笑问:“怎么样?我现在是不是很瘦?让你总说我是肥仔,现在我不是了吧?”

    我妈点着头,但是眼眶却是瞬间就红了。

    我看她强忍眼泪的样子,喉咙也是跟着一紧,忍着心底的酸涩,我故意大咧咧的笑着道:“哎,你看你哭什么?”

    “怎么瘦了这么多,你吃苦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