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翡翠公盘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72 书名:《妹子,你被我看穿了》    [完本] 2017-07-30
A A A A x
b B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八?一?中文 W㈠W?W?.㈧8?1㈧Z㈧W?.COM”徐承泽笑道。

    随后两人就不再讨论这个话题了,安静的欣赏着车外的景色。徐承泽则专心致志的开车。就这样,在没有什么耽误的情况下,两人顺利开车回到魔都。到了魔都之后,徐承泽便把车子给了祝可儿。

    车子是给祝可儿买的,徐承泽当然不会开走了。徐承泽没有直接就回去,而是在魔都待了一天,和楚天喝了顿酒。他本想第二天坐飞机回去的,可没想到竟然接到了申爷的电话,这让他非常的意外。

    “承泽,我记得你挺喜欢赌石的对吧?”申爷直言问道。

    “嗯,有点兴趣。”徐承泽回道。

    “今年缅国的珠宝交易会不知道什么原因延期了。”申爷说道:“不过昨天相关人员打电话通知我,两天后举行,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好啊!”徐承泽立刻答应道。既然学习了和赌石有关的资料,那么徐承泽肯定就知道缅国公盘,这对喜欢赌石的人来说可是一场省会。

    公盘的翡翠玉石毛料可是有明标和暗标两种。不过每次明标的数量也就是五分之一,暗标是五分之四。对于这种形式的赌石,徐承泽倒也好奇。不过一般表现好的毛料都不容易买到手。

    关键是暗标没有最低加价标准,很多毛料最终的价格几乎就差了十几块钱。当然了,公盘是用欧元做货币标准的,所以出价都以欧元为主!徐承泽自然也想去见识一下公盘的盛世。而且现在去找申爷,坐飞机一天就到,然后和申爷一起前往缅国参加公盘。

    “那就这么定了。”申爷说道。

    随后,两人就结束了通话。徐承泽只好给李某人打了个电话,让他再帮自己请几天假。这一次就没有时间限制了,就是什么时候事情结束什么时候回去。公盘这个事,不像是一般的事情。

    公盘的前三天会将所有毛料展出,让玉石商人们参观,好进行选取,到时候好可以更准确的出价,反正公盘短的要七天左右,最长的还有十四天的。不管怎么说,眼下有这么一个机会,徐承泽肯定是要去见识一下的。

    做好了一切准备后,徐承泽跟楚天告辞,然后便坐上了前往瑞都的飞机。下了飞机,徐承泽就给申爷打了电话。申爷立刻派小顺去接徐承泽。

    参加公盘是需要缴纳一万欧元的保证金的,这个钱申爷已经帮徐承泽掏完了,没多少钱的事情,不必太在乎。至于徐承泽从瑞都购买的那些毛料,现在都在魔都,徐承泽本来想要带回去解石的,估计就要等从缅国公盘回去后再一起解了。

    以前的公盘,都是申爷带着他的四个儿子一起去的,今年一个儿子都没带。可见他对这帮儿子是真的有些寒心了。含辛茹苦的养大,换来的却是弑父,这事换谁心里都不舒服,只不过申爷的行为还是很克制的。

    “承泽,你没跟丁老学习蛊术吗?”申爷非常好奇的问道。

    “本来是打算学的,可丁老的规矩太严格了,我真的对自己的没有自信。”徐承泽说道:“丁老说了,只有他认同了,我才算出徒,才可以离开村子。否则的话就要永远待在村子里,孤老终身!”

    “这个是有些严格了!”申爷点头道。说实话,这事换成是他,他肯定也就放弃学蛊术了。毕竟他们都是有生活的人,不可能因为学习蛊术而放弃生活。

    除非申爷看破红尘,有出家的想法,他才会做那样的选择,否则他要是去学蛊,那就是对身边所有人的一种不负责任。申爷觉得,徐承泽肯定也是这个原因才没有从丁老那里学习蛊术的。这事可以理解!

    “不说我的事了。”徐承泽摇了摇头道:“说说您的事吧?您是怎么处理的?”

    徐承泽的话虽然没有直说,可申爷很清楚徐承泽是在问什么,就是有人要害他的事情,于是申爷就说道:“我把那个不孝子给驱除瑞都了。让他永远都不能再踏足半步,否则我就只能对他不客气了。”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徐承泽语气老成的说道。对于这种事情,申爷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如果真的放任不管的话,那会出大事情的。对他而言,他就是要绝对的掌控着申家!

    以前他或许还会放心把申家交给自己的儿子,可现在他不想那么做了,申家的家业未必会由他们继续。他还有孙子和孙女,如果他们之中有表现出色的,那么完全就可以隔代继承。有事申爷也想,他要是有徐承泽这么一个优秀的孙子的话,那就不需要考虑那么多了。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连他的儿子都不怎么小顺,在这种父母的熏陶下,他们的子女八成也好不到哪去。不过培养嘛,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别着急,耐下心来,总会有合适的人选!

    有些事情,急是急不来的。本来申爷都不想参加这次公盘了,可不管遇到多么大的困难,该挣的钱还是要挣的,作为一名合格的商人,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和钱过不去。所以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参加这次公盘,也就有了给徐承泽打电话的事情。

    对于徐承泽这个孩子,申爷肯定是充满了感激,所以他很愿意带着徐承泽一起去。当然了,徐承泽在医术方面的造诣也是他想要带着徐承泽一起去的原因之一,不怕有任何的突事件!

    带着徐承泽,那就等于是带着一台生命抢救仪,随时随地都能抢救他的生命,而且还没有什么痛苦。这对大家来说都有好处。当然了,徐承泽是不会这么去考虑问题的,只要是他的朋友,有事情,肯定都要救的!

    申爷不是第一次参加公盘,在他做珠宝生意后就年年都参加公盘。毕竟公盘对一个珠宝商人也非常的重要。成品翡翠的价格高,毛料的价格低,真的要是赌对了一块的话,可以挣很多的钱。

    他辛辛苦苦就是为了挣钱,既然能在成本上进行合理的控制,那他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你准备玩多大的?”申爷转移话题道。因为他轻车熟路,一切的行程都让人给安排好了,所以他们不需要为衣食住行去分心,可以好好的聊聊天。通过简单的对话,也可以摸一摸徐承泽的底!

    而申爷问的这句话,其实就是说,你带了多少钱。参加公盘,那都是财力的比拼。暗标还好说,到明标的时候,就和古董的拍卖一样,价格是蹭蹭的往上涨。而且每年都会有红了眼的竞争。

    缅国公盘可不是缅国人和华夏人,是面对全世界开放的,不管你有没有雄厚的实力,只要有雄厚的资金就可以。说白了,这里玩的就是资本!

    公盘举办地在缅国的仰都进行,所有从矿产区开采出来的翡翠玉石毛料必须全部集中在仰都进行归类、分级、编号、标底价!当然了,不参加公盘的玉石毛料就不用如此。

    “这个也说不好,要真有相中的,那就多大都行,没有相中的,不赌也行。”徐承泽想了想说道。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没上限没底限。也就是说,多少钱的东西,他都玩的起,关键是要看东西值不值了。

    对于徐承泽的身份,申爷还是不了解的,他对徐承泽的了解还只限于两人的接触。不过能和祝可儿这种小花旦拍拖,那肯定都是有身份背景,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可背景也分大小,像他的背景,在瑞都说出去算是个人物,可来参加这次公盘,那就狗屁都不是了。

    你以为申爷不想预定五星级的酒店吗?是他不愿意和那些大佬们见面,因为一见面就要溜须拍马。这事是必须的,否则人家给你下点小绊子就够你受的了。所以申爷每次来都会选择四星级的酒店!

    现在要预定五星级酒店,怕是也定不到了。根据申爷对公盘的了解,每次公盘都会有一些不是做珠宝玉石生意的大亨或贵族来这里感受公盘的魅力。

    赌石嘛,没有门槛,只要你有钱,那么你就能玩,而一万欧元的保证金,对人家来说,那都不叫钱,丢了都不可惜。

    公盘开始的前一天晚上,申爷把小顺叫到了他的房间,问道:“让你打听的事情,你打听的怎么样了?”

    “今年公盘的人员似乎有了很大的调整和变化,给钱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八成是要看咱们自己的了!”小顺垂头丧气的说道。

    “行!我知道了。”申爷点头道。每年公盘,他都会花钱买一些内部的消息,比如几号暗标或明标的表现等等!

    公盘和拍卖会不同,只是把准备交易的物品公示于市场上,不需要对该物品进行鉴定、鉴别。不过在出底价的时候肯定会找业内人士来做,所以内业人事就会有小道消息流传出去!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