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鲤鱼跃龙门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09 书名:《妹子,你被我看穿了》    [完本] 2017-07-30
A A A A x
b B
    就在徐承泽以为徐国文会继续踩乎他的时候,家里的门响了,紧接着就是钥匙开门的声音。??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本来是打算说话的话徐国文也把注意力转移到门口去了。

    能拿钥匙开门的肯定是他的儿子,正好儿子回来,他可以用儿子现在的身份狠狠踩乎徐承泽,给儿媳妇留下更好的形象!这想法也就徐承泽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话,肯定得从心里骂徐国文脑袋有病,你这么搞事,你未来儿媳妇能觉得你好,他都日了狗了!

    门被打开了,紧接着徐国文的儿子就进来了,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往里走,而是从一旁等着身后的客人进来,脸上洋溢着高兴的微笑。随后,一个胖乎乎的青年走进来,看年龄似乎和徐承泽差不多。

    胖青年的脸上带着一股子傲劲,显然是有着深厚的背景,属于被徐国文儿子巴结的对象。

    “爸,妈,来客人了。快把好茶拿出来沏上!”徐国文的儿子一边引着胖青年往里走一边冲客厅喊道。

    徐国文父亲俩还有未来儿媳妇一起走过去。徐国文儿子赶紧给介绍道:“爸,妈,小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县里焦领导的公子!”

    听儿子这么一说,徐国文三人立刻激动起来。能把焦领导的儿子给请来,简直就是祖坟冒烟啊!然后胖青年就被众星捧月一般的请进了客厅,徐承泽的大娘立刻去屋里把珍藏的好茶拿出来,给胖青年沏上。小倩则去帮忙再洗一些水果。

    现在徐承泽还坐在沙上,徐国文立刻冲他说道:“承泽,你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啊!焦领导的公子来了,你赶紧起来,让焦公子坐。”

    听徐国文这么一说,徐承泽赶紧从沙上起来,赶紧吧位置让给胖青年。坐在茶几对面小凳上的,徐小刀撇了撇嘴,这大爷的势利眼越来越严重了。但那毕竟是人家的事情,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也不能多说什么。

    然后,徐国文的儿子徐庆岩把焦公子请到刚才徐承泽坐的位置,带着奉承的语气道:“焦公子,你请上座,茶有点热你稍等一会,先吃点水果。”

    “这两位是谁啊?”焦公子看着徐承泽和徐小刀,问道。

    “不相关的人就不用给你介绍了。”徐庆岩回头冲徐承泽两人说道:“你俩这年都拜完了,还不赶紧走!”

    “马上就走!”徐承泽立刻说道。他巴不得自己能赶紧走呢,留在这里只会更加的尴尬,所以早走早利索。

    “别让承泽和小刀走啊!”徐国文赶紧说道:“两个孩子好不容易来拜个年,也让他俩跟着你见见世面。这位焦公子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见到的,他能来咱家,那说明还是对你很信任的嘛。”

    “焦公子,你看?”徐庆岩冲焦公子问道。万一焦公子不喜欢热闹,留徐承泽他俩在这就不好了。

    “既然都是亲戚,那就不要太过拘束,我这个人很和蔼的。”焦公子非常装逼的说道。至于他是真的和蔼还是假的和蔼,那就没人知道了。反正话都是他在说,估计徐国文他们肯定都会相信!

    “承泽,听到了吧。”徐国文冲徐承泽说道:“看看,这就是人家焦公子的觉悟,不要以为你爸当了村长你也成了公子哥,这个公子哥和公子哥之间还有很大的差距呢。”

    徐承泽没说话,他是真的懒得说什么了。每年都这样,就他妈不能换点新鲜的方式?妈的,我家也没欠你家钱,你说我就说我,又往我爸的身上扯,有劲没劲啊!不过这话徐承泽也只是想想,没敢说。

    要是真说了,徐国文肯定会去他家找他爸说道说道。别看他爸平时蔫了吧唧,可要是徐承泽敢对长辈不尊重,肯定会数落他。到时候徐母也不会帮他说话!别看徐母对亲戚怎么厉害都行,可人家那是平辈!徐承泽是晚辈!

    反正徐承泽本就善良,也不愿意和亲戚斤斤计较这种事情。不过一旁的徐小刀真的听不下去了,直接对徐国文说道:“大爷,我哥招你惹你了?你为啥非要损他几句不可?就算我哥再不济,那也不应该你教育,你来说三道四啊!”

    听了徐小刀的话,徐承泽赶紧拉了他一把道:“小刀,行了。咱俩还要去别人家拜年呢,赶紧走吧。”

    “徐小刀,我还没说你呢。你比承泽还差劲呢,人家好歹还念个大学,知道知识改变命运。”徐国文气愤道:“你再看看你,大学也不上,整天吊儿郎当。上次你打架被抓起来,要不是我家庆岩帮忙,你能出来了?这大过年的你还给我添堵来了。信不信我让你再去警察局吃苦!”

    “大爷,你别生气,小刀就这性格,不是故意冒犯你的。”徐承泽拉着徐小刀就往门口走。

    这时候,徐庆岩拦住了徐承泽和徐小刀的路,脸色阴暗的说道:“想走可以,把话说清楚。我爸怎么说都是你们大爷,这就是你们对长辈的尊重吗?”

    随后,徐庆岩又冲她妈说道:“妈,你给我大伯和二伯打个电话,让他们来咱家说道说道。承泽和小刀这根本就不是来拜年的,是不是他们让给过来添堵的啊?嫉妒咱们家过的好了!”

    “徐庆岩,你也别装大尾巴狼!”徐小刀那暴脾气上来了,指着徐庆岩的鼻子说道:“我哥给我找了个工作,过了年我就去县局当辅警。别看你是个事业编,可你花了多少钱才弄到的这个事业编,你心里清楚。我哥给我安排的工作,我一分钱都不花。到时候你千万别违法乱纪落在我的手里,我玩死你!”

    “小刀,别乱说话!”徐承泽狠狠的拽了徐小刀一把,带着斥责的语气说道。他本以为徐小刀是个聪明的孩子,没想到这暴脾气上来,还真拦不住他,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关键是再这么说,徐承泽的底就要露了。

    “哥,这事真不是我乱说话!”徐小刀直言道:“大家都是亲戚,没有外人,损两句就损两句,咱们做小辈的也不能说啥,听着就行了。可现在有外人在,还这么说。那真的有点过份了。”

    “徐承泽的话你也信?”徐庆岩大笑道:“他还是个学生,自己毕业了还不知道上哪工作去呢,能给你安排当辅警?你别做梦了,我在机关单位上班都没听说有要招辅警的事情,他从哪听来的?徐小刀,我劝你还是不要异想天开了。”

    徐国文走过来,看了看徐小刀,又看了看徐承泽,恍然大悟道:“我觉得你俩能凑到一起拜年,还真是奇了怪了。原来是承泽给你找了份工作,你在这给他捧臭脚呢。我说他你不愿意了!”

    “大爷,你说话太难听了,什么叫捧臭脚。”徐小刀仰着头,十分耿直的说道:“我哥帮我解决大问题,我给我哥溜须拍马,怎么了?不服你也帮我解决工作的问题,我一样拍你的。”

    就在徐庆岩准备继续说什么的时候,坐在沙上的焦公子突然站起来,一脸激动的走过来,冲着徐承泽问道:“你叫什么?”

    “我哥叫徐承泽,怎么了?”徐小刀,还不等徐承泽回答,主动帮他回答道。那表情,根本就没把焦公子放在眼里。

    徐国文和徐庆岩看没到县里领导去徐承泽家,可他看到了。人家对徐承泽可是客客气气的,临走都让徐承泽送出去的。现在想起来,那位领导似乎也行焦啊!不过徐小刀也没多琢磨,毕竟世界上姓焦的多了。

    “你是在东明大学上学吗?”焦公子继续冲徐承泽问道。

    “对啊,怎么了?”徐承泽回道。这时候他才仔细的打量起焦公子,这胖子似乎和老焦同志有很多的相似处啊,难怪有那么一点点的眼熟了。

    “哥!你是我亲哥啊!我总算见到你了!”焦公子直接给徐承泽来个大大的拥抱,激动的说道:“早上我就要跟我爸一起去你家拜访你,可我们家老焦同志不让我去。真的,听我爸说了关于你的一些事情,我这人从来都不佩服别人,就佩服你!”

    “小焦,你先松开,我这上不来气了。”徐承泽赶紧把小焦同志推开道。这下子,他的脑袋更大了,知道有些事情瞒是瞒不住了。怎么就这么倒霉呢,拜个年,还能碰到老焦的儿子。

    关键这厮一点不像个领导家的孩子,简直就跟他的跟班小弟没什么两样。把一旁的徐国文一家都给惊到了,徐小刀更是吓了一跳,还以为这个胖公子是玻璃呢。这表达方式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焦公子,这是怎么回事啊?”徐庆岩小心翼翼的问道。

    “怎么回事你就不用知道了。反正我就告诉你,徐承泽就是我哥,从今往后,我跟他混。”焦胖子很严肃的说道:“还有,年后确实要招一批辅警,这事还没下文件传达呢。只有一些领导心里清楚,你不知道很正常。以我哥的本事,别说安排个辅警,就是正式工作也轻松。”

    听了焦公子的话,徐小刀的眼睛更加亮了。他就觉得徐承泽不简单,现在从焦公子的嘴里说出来,那肯定就更错不了。听这意思,似乎正式工作也就是徐承泽一句话的事情,他脑袋里立刻思考怎么能让徐承泽帮他安排个正式工作,到时候看徐庆岩还怎么跟他装逼!

    此时此刻,徐国文一家四个人,脑袋就跟炸了锅一样。那个一直都被他们数落的徐承泽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本事了,连领导家的孩子就给他叫哥,看样子还对徐承泽敬佩不已。说实话,徐庆岩真想诺诺的问一句:“焦公子,你确定没认错人?”

    这事换了谁,肯定都不能相信眼前的事情,他徐承泽就是一个大学生而已。以前没身份没背景,现在顶多就是有个当村长的爹,但那就是个小小的村长,屁大个官,怎么可能会让县领导家的孩子如此恭维呢!

    “大爷,您听到焦公子说的话了吗?”徐小刀生怕这事不够热闹,出言讽刺道:“我哥别说安排个辅警,就是正式工作也是一句话的事。告诉您,我哥以前就是条小鲤鱼,现在他跃过龙门,化身成龙了!”

    听着徐小刀的话,徐国文的脸色一会青一会白,甚是难看。他一直以来都觉得,老徐家就他儿子有出息,其他的孩子都出息不了。这些年来让他养成了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每次看到后辈就想损伤两句,衬托一下自己儿子的成功。

    可他万万没想到,现在徐家的孩子里,徐承泽才是那个最光芒万丈的。只不过徐承泽不在意这些虚名,回到徐家还愿意做那个被人数落被人损的孩子。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