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见风使舵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64 书名:《妹子,你被我看穿了》    [完本] 2017-07-30
A A A A x
b B
    说实话,徐承泽对这位大伯还有点印象,不过他们已经好几年都没有来往了。?  ?八?一中文 W?W?W?.?8㈧1ZW.COM怎么突然会在大年初一这一天来呢?徐承泽有些莫名其妙,可怎么说都是亲戚,当然要以礼相待。

    徐承泽的父母对徐承泽这位大伯还是很热情的,又是拿花生花子,又是递茶倒水。这位大伯三口也很客气,挨个问好。就连大伯的儿子都跟徐承泽问好了。聊着聊着,大伯就把话题引到了徐父的身上。

    “大哥,听说你当了村长,今天来除了给你拜个年,还是有点事想求你帮忙。”大伯很不好意思的说道。

    “看你这话说的,有什么事尽管说,如果我能帮忙,肯定要帮的。”徐父直言道。难道有亲戚来找他帮忙,只要在他的能力范围内,那肯定是要帮的。农村人最注重的就是亲人关系。

    以前徐父狗屁不是,在家里说话又不算数,亲戚都不来找他。现在他当了村长,也算是有点权利的小官,这亲戚立刻就来了,还真是挺现实的,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亲戚。

    “唉,就是小刀的事情,你说他都这么大了,整天吊儿郎当,也没个正经事做。”徐承泽大伯有些为难的说道:“现在你达了,又是小刀的大爷,能不能拉他一把,给他找个事做?”

    “这个……”徐父有些难以启齿,要说别的事情,他都可以帮忙,可安排工作这事真不好弄。现在村里的职位那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下去的人,自然就没办法往里安排人。就算有下去的,别人也都盯着,他这个村长还没当多久,本来口碑挺好,要是硬往里安排人,岂不是坏了自己的口碑。

    徐父的难处,大家一看都明白,徐承泽大伯本来想说点什么,可还没等说话,他家婆娘却先开口冲其说道:“我说什么来着?不让你来不让你来,你非要来,说虽然这些年没什么来往,可大哥是亲人,怎么也能帮衬一把!”

    大伯婆娘的话明显就是说给徐父听的,似乎从心里面就没看得起徐父这个小村长,今天过来也只是撞大运试一试,如果真的能给她儿子安排工作,那肯定会全程笑脸,说好话。如果不能给她儿子安排,那怎么样也要损两句泄泄。

    “弟妹,这个事真不是我不帮忙,是村里真没有合适的工作给小刀。”徐父直言道:“你们也知道,我是刚当上这个村长不久。现在村里的职位都是满的,人家干的好好的,我凭什么就给人家拿下去,然后换人?”

    “我们也不是说一定要在村里上班,主要是小刀没学历,找工作太难。”大伯说道:“我是觉得你当了村长,那层次肯定不同,认识的人也都是有身份的,能帮忙找个好一点的工作给小刀。”

    整个过程,徐承泽没有说话,他只是盯着小刀打量一番。这小刀的眼睛从进来到现在一直就没闲着过,东看看西望望,完全就不是一个老实的孩子。现在这老实巴交的样子肯定是装出来的。

    说实话,现在徐父的能力比徐承泽差远了。他不能安排工作,可徐承泽能。但他现在给人安排工作那完全就是看心情,聚富会馆、回收公司都是他的产业,说安排就安排。

    “我可以找人问问,但不能保证就一定安排的了。”徐父想了想,说道:“毕竟我也只是个小村长而已,出了这个村子,我啥都不是。”

    徐父的话说完,徐母直接伸手在他腰上拧了一把,显然是非常不满意徐父说的话。昂,人家都损你了,你还想帮忙安排工作,脑袋被卫生巾给塞住了咋的?

    拧完徐父的腰,徐母昂着头说道:“我们家老蔫是真的没有那么本事,他说的话全都是吹牛皮,你们也别往心里去,安排工作的事情,该找谁就找谁去。我看这年也拜完了,没别的事就不留你们了。”

    徐母的话非常犀利,直接下了逐客令,而且还把刚才徐父说的话给折了过去。徐承泽的婶子一听,立刻说道:“嫂子,你瞧我这人也不会说话,总是得罪人。您别跟我一般见识,我就是个鼠目寸光的泼妇,您现在都是村长的夫人了。刚才的话,真的是对不住了!”

    “弟妹,鼠目寸光不要紧。可求人办事要有求人办事的态度,难道就因为是亲戚就一定要帮忙吗?谁也不欠谁的,帮那是情份,不帮那就是本份!”徐母言辞犀利的说道。自从徐母当了村长之后,她也看了很多书,对自己的言行举止有了一定的补充。

    “是,是。”大伯和他婆娘立刻点头道。

    就在这时,徐家的院里又来人了。不是别人,正是老焦同志,腊月二十九他就要来,徐承泽没让。今天大年初一,他必须要来。毕竟他的升迁和徐承泽有直接的关系,徐承泽是他的恩人。

    一看是老焦,徐父立刻迎了出去。对他来说,老焦可是县里的领导,他应该去给老焦拜年才对,没想到老焦却先来给他拜年了。这真是托了儿子的福啊!

    “来的人可是县里的领导,一会你们尽量不要说话。”徐母对徐承泽大伯一家三口嘱咐道。随后也跟着迎了出去。

    徐承泽大伯和婶子对视了一眼,同时露出惊讶的表情。县里的领导来村长家拜年,我农村人读书少,你别骗我!这事绝对是吹牛逼,要么就是徐父找的托,知道初一肯定有人来家里拜年,弄个假的领导来,彰显自己的身份。

    “妈,我大娘是不是在吹牛啊!县里的领导来给我大爷拜年,怎么也说不过去吧。要拜年也是我大爷给县领导拜年才对。”小刀在一旁说道。别看徐承泽还在屋里,可他丝毫没有顾忌。

    徐承泽听了小刀的话,只是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心想这个老焦,还真是的,堂堂县里的领导跑到他家来拜年算什么事啊!不行,得找个机会好好跟他说一下,这么弄影响不好。

    这么会功夫,徐父徐母就把老焦和他的秘书给领进屋里来了。一进屋就看到徐承泽坐在炕头的位置,老焦直接冲他摆了摆手道:“承泽,你小子也太不够意思了。先路过县里都不给我打个电话,就跑回家里!”

    “焦叔,我给你介绍一下。”徐承泽也没接老焦的话茬,而是直接从炕上下来,指着大伯一家三口说道:“这位是我大伯,那位是我婶子,那个是他俩的儿子小刀。”

    老焦何等聪明的人,立刻就明白了。徐承泽这是要低调,不让他说穿两人之间的身份。于是老焦立刻调转目标,把手伸向徐承泽大伯,跟其握手道:“过年好啊。”

    徐承泽大伯也是个老实人,见领导跟自己握手,紧张的都不行了,半天才说了个好字。比当初的徐父好不到哪去,看来这老实巴交应该是他们老徐家的传统。

    “你真的是县里领导吗?我怎么没从电视上见过你啊?”徐承泽婶子从一旁质问道。反正她很相信她儿子的话,觉得这其中肯定有假,似乎想要当场揭穿,完全忘记了她来这里是求徐父给帮忙安排工作的事情。要不怎么说,农村的妇女,有时候就是这么耿直呢!

    她的话把老焦都给弄一愣,想不到竟然会有人质疑他的身份,关键还是徐承泽的婶子。这也算是新年第一件好笑的事情了。但没等老焦开口解释,站在徐承泽婶子身边的小刀就立刻拉了他妈的胳膊。

    “妈,你别乱说话。”小刀小声提醒道。刚才还质疑的他,现在又这么说话,那只有一个可能,他见过这位老焦同志,而且还知道他的身份。

    徐承泽婶子虽然还有疑惑,可儿子这么说了,她还是没有再继续说什么。至于老焦也没有斤斤计较这种小事。反倒是徐母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刚才她出门前可是叮嘱过这位弟妹不要乱说话,没想到还是乱说。

    可现在这种情况,她又不能当着老焦的面说什么,也就只能忍着了。

    接下来,老焦也没待多久,简单和徐父徐母聊了两句之后就离开了。不过这一次不是徐父徐母送出去的,而是徐承泽给送出去的,是老焦亲自招呼徐承泽的。如此一来,就让大伯一家有点看不懂了。

    似乎这位焦领导对徐承泽更情有独钟,反而给徐父徐母拜年有些顺带的味道。不过他们都知道徐承泽在市里念书,就是个学生,应该还是看在徐父的面子上才会如此吧。

    “儿子,你刚才怎么又不让我说了?”在老焦离开后,徐承泽婶子问道。

    “妈,你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吗?”小刀拍了拍脑门道:“他可是县局的一把手啊!我有一次打架被抓起来,有幸见到过他。”

    徐父徐母没想到小刀还知道老焦。只不过他的认识还停留在以前,现在老焦的职位可是生了变化,比从前更进一步。

    很快,徐承泽就回来了。进屋后,他直接冲小刀说道:“小刀,刚才焦叔说过了年县里准备招一批合同工,你要是愿意的话,让我爸跟焦叔打个招呼,给你留个名额。”

    “哥,是什么工作啊?”小刀眼睛一亮,赶紧问道。对于他们这些农民来说,能在县里当个合同工那都非常了不起。而且这说明他们有人,没人根本当不上。

    “我听焦叔说好像是一批辅警,月薪一千五,上五险!”徐承泽说道。刚才送老焦出去的时候,他正好问了一嘴。虽然他婶的嘴不好,可毕竟是亲戚,他本身也和徐父一样,心善。思来想去,还是能帮就帮一把。这样的话,以后他这位大伯和婶子肯定会感激他的父母的。

    听徐承泽这么一说,大伯一家三口的眼睛就好像看到了金银珠宝,一下子就变的特别亮。这事就连徐父徐母都没有想到,原本还不知道怎么给小刀安排工作,现在竟然这么简单就解决了,而且还是这么好的工作。

    “哥,这工作我愿意,我太愿意了。”小刀立刻来到徐承泽身边,非常激动的说道。正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子,这见风使舵的本领真不差!

    “这事你跟我爸说,焦叔说了,要我爸打电话,我只是帮忙传个话而已。”徐承泽立刻说道。这种事情,他可不想揽到自己的身上,要低调,一定要低调!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