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大义灭亲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78 书名:《妹子,你被我看穿了》    [完本] 2017-07-30
A A A A x
b B
    第二天上午九点半,徐哲一个人来到招待所,专门求见杜月华。┡㈧ ㈠中 『文Δ网Ww%W. 8⒈Zw.COM白秘书进了杜月华的房间,把事情跟杜月华说了一声。很快就出来了,告诉徐哲等一会,杜领导正在梳洗。

    其实徐哲心里明镜的,这个时间杜月华肯定都弄好了,连早餐都吃过。可人家杜月华让白秘书这么传,他就只能等着。明知道杜月华是故意晾着他,也不敢表现出任何愤怒的表情来。

    大约十点的时候,徐哲才被白秘书请进房间里,此时杜月华已经装扮好了,以上位者的姿态出现在徐哲面前。说实话,徐哲真的是觉得杜月华这个女人很不一般,无论是城府还是手段,都不比他们这些人弱。

    “杜领导,你看一下这个是徐承泽案子的卷宗。”徐哲直接掏出他一早上去县局里取的卷宗道。这一点,他非常的聪明。不跟杜月华承认错误,就是把这个案子交给杜月华来看。

    你杜月华是领导没错,可你的弟弟确实打人了,而且还把人给打成了重伤害。护犊子没问题,可关键的是没有理的事情,你要是用手中的权力去扭曲,那就会丧失你属下对你的信服力。

    杜月华显然没想到徐哲会跟她玩这一出,竟然情不自禁的笑了笑。然后翻起卷宗来看,看的很仔细,并没有从中找到任何违规的内容来。大约二十多分钟后,杜月华合上卷宗,冲徐哲问了一句:“挨打的人是你儿子。”

    “没错。”徐哲点头承认道:“不过这案子我没插手,就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报了警,剩下的事情就全都交给县局去处理了。我相信我们的公仆会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这案子都已经调查完了,下面就等着送法院判了吧?”杜月华又问了一句。

    “是。”徐哲说道:“不过……”

    不过徐哲的话还没等说完,杜月华就打断道:“那这样,你安排一下,我想再去拘留室见一下承泽。”

    “不是,杜领导……”徐哲急了,他赶紧解释。这可不是他的节奏,他是想要把话题引过去,然后希望杜月华主动谈一谈徐承泽的事情。哪怕杜月华只说一句,两个孩子瞎胡闹这样的话,他都趁机下坡,最后找个理由,说两家和解,不追究徐承泽的责任,给他放了。

    可徐哲的心思被杜月华看的一清二楚,你不是跟我耍心眼吗?好,我不上你的套,你要给徐承泽定罪判刑,那就随便你。

    “你不用说了,我现在就想去见见承泽,其他的话以后再说。”杜月华再次打断道。她心里很清楚这时候徐哲要说什么,可她就是不听,让你憋着干着急!

    说完这句话,杜月华就起身离开了房间,根本不给徐哲解释的机会。徐哲赶紧跟上去,想要继续解释,不过被白秘书给挡住了。

    “徐老爷,看来你是没把我昨天说的话放在心上啊。”等杜月华离开房间后,白秘书直言道:“您说您玩的这一出,连我都知道您在想什么,更何况领导了。您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且砸的还挺重。多余的话就别说了,赶紧安排领导去拘留室吧。”

    “白秘书,你可以帮帮我啊。”徐哲说道:“我现在立刻就去安排这件事。”

    随后,在徐哲的安排下,杜月华再次来到拘留室。这一次,市里的其他领导没有陪同,可羊县的领导来了很多。

    拘留室里,杜月华再见到徐承泽并没有火。当着所有人的面子,杜月华直言道:“承泽,人是要为自己犯下的错付出代价。今天早上我看到了卷宗,你做的确实不对,案子马上就要移交法院判决。好好的在里面改造,争取早点出来,姐等着你。”

    “行。”徐承泽痛快的说道。他不知道杜月华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可这时候不管杜月华说什么,他都必须要按着杜月华的方向说。

    “那行,我待会就回市里了。有什么事情需要转告的吗?”杜月华冲徐承泽眨了眨眼睛道。

    “姐,这样吧。你回市里帮我找下我女朋友洛冰,让她给我雇个律师。”徐承泽假装想了想说道:“我始终有件事不明白,让她帮我咨询一下。我打了人不假,不过多数都是皮外伤,不知道究竟怎么判定的是重伤害,我个人感觉是达不到重伤害的程度。”

    “嗯。”杜月华点头道。

    听着杜月华和徐承泽的对话,羊县的那些领导全都懵逼了。不是应该要把徐承泽给放了吗?怎么还要交给法院判啊?他们可是都知道徐哲去找杜月华的事情,可是你不但不承认错误,反而给杜月华看徐承泽的卷宗。

    羊县的其他领导此时此刻都想指着徐哲的鼻子问一句:“你是不是傻逼?想跟杜月华叫板,你也不看看自己的份量。”

    现在把事情做的这么绝,是逼着杜月华向羊县动手啊。那感觉就好像脑袋里有成千上万头草泥马在狂奔一样。不过那些想要取代徐哲的人则开心了,这对他们来讲简直就是天大的喜讯。

    徐哲的心就好像一潭死水,他已经后悔自己耍的这点小聪明了。杜月华现在这么一弄,他就真的骑虎难下了。真的敢把徐承泽交到法院判决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那用不了多久,他就会从现在的岗位上下去。

    关键是徐承泽这番话也是太有杀伤力了。确实,重伤害的鉴定究竟是怎么出来的,他心知肚明。别看卷宗搞的一点瑕疵都没有,可其他的事情还是有很大漏洞的。另外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越界执法。

    徐承泽和徐孟迪生冲突的地方是黑色禁药,那里可不是羊县分局的辖区。不管是出警还是调查都应该交给黑色禁药归属的分局来处理。就是交给法院宣判,也应该送到市里的法院,而不是羊县的。

    杜月华心里清楚,可嘴上并没说出来,等她从羊县回市里,肯定就会调查这件事了。到时候一定能给徐承泽翻案。所以杜月华一点都不害怕徐哲这么做,而且她更希望徐哲这么做,因为他这么做就死的快!

    看着杜月华从拘留室里离开,一些羊县领导赶紧追出去,纷纷表示这个案子肯定有误会在里面,希望杜月华再给他们重新调查案子的机会。不过杜月华根本就没搭理这些人,坐上她的车子就走了,直接返回市里。

    坐在拘留室里的徐承泽笑了笑,什么话都没说。这件事已经不许要他来处理了,就全都交给杜月华就好了。况且他身在拘留室,真的是屁都处理不了。不过他相信,接下来的戏肯定是非常的好看,这位徐老爷的官八成是要保不住了。

    杜月华离开后,除了那位副局以外,其他领导连招呼都不跟徐哲打就走了。现在的徐哲就好像瘟疫一样,大家全都躲着他,没人再敢靠近他。把杜月华得罪成这样,你平时的聪明劲都哪去了?

    老焦同志虽然一直在医院里待着,可羊县生的事情他都知道了。当他知道徐承泽身后的靠山是杜月华的时候,简直都不敢相信。幸好他听了洛冰三姑父的话,早早脱身,否则现在难受的人就是他了。

    只不过今天生的事情,老焦还真没想到,别说他了。所有人都没想到,徐哲竟然采用了傻逼的方式去解决问题。想要在这个案子上占据主动,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杜月华玩的比他更很。直接大义灭亲!

    现在的徐哲可是要多被动就有多被动。副局开口问道:“徐老爷,要不咱们还是把徐承泽直接放了。只要他肯走出县局的范围,就算再回来,咱们都死活不认。”

    “找徐承泽谈谈这事还是可以的。”徐哲想了想说道。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